<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語文 > 語文視角 > 【生態團隊】朱治國:構建有“厚度”語文課堂

        【生態團隊】朱治國:構建有“厚度”語文課堂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9-15 00:00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生態團隊】朱治國:構建有“厚度”語文課堂

        【生態團隊】朱治國:構建有“厚度”語文課堂

        在這里,有著一群向著生態那方前行的人;

        在這里,我們一起走過平凡但充實的每一天;

        在這里,我們一起展望更加美麗的教育圖景;

        致我們深愛的生態教育,為著更美麗的明天。

        在欣欣向榮的港城大地上,一群有著教育夢想的年輕人在“生態教育”大旗下走到了一起。他們尊重生命樣態、個性與潛能,科學利用多種資源,積極因材施教,推動每一個生命個體持續發展并學會終身學習,以實現共存、共長、共美的教育追求。

        從今天起,張家港教育微信將為大家分享部分生態團隊優秀成員的教育主張。

        治國

        博士,蘇州市名教師,江蘇省特級教師,張家港市教育局教研室主任。致力于教育社會學、語文教學論和學校領導與管理方向研究,參與語文“生態課堂”建設,提出“厚度語文”及“先課堂、后學科”等教育教學主張,倡導專題性、研究性閱讀教學,引領學生在廣闊的背景中學習語文,先后參與教育部立項課題《新課程背景下生態課堂案例研究》、江蘇省重點課題《學校文化管理的案例研究》等多項教育規劃課題的研究工作。在《人民教育》、《上海教育科研》、《語文建設》、《語文教學通訊》、《中學語文教學參考》、《現代中小學教育》等中文及教育類核心期刊發表論文數十篇,出版專著《生態課堂概論》。

        【生態團隊】朱治國:構建有“厚度”語文課堂

        如何構建和諧、共生的“厚度語文課堂,筆者以為要從以下三個方面入手。

        一、布設課堂教學深邃的背景,表現教師的深度。

        所謂“背景”,就是文本之外的映襯,生活、歷史、文化等等都可以是語文課堂教學的背景。有了背景的映襯,主題會更鮮明;有了背景的映襯,對象會更生動。

        構建“共同性領域”。多數情況下,我們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冷眼旁觀”地學習語文,于是語文更多地成為了干癟的符號文字和閱讀材料,難以在讀者的視野和生活中“熱”起來,究其原因,是讀者和文本之間缺少“共鳴”,缺少主動交流的載體。閱讀教學中要構建的“共同性領域”應該包括內容的和形式的兩個方面,既應該有文化內涵,傳統背景等層面,也應該有語言規則、文章技巧等層面。認識的主客體只有具有了足夠空間的共同性領域,才有可能達到共識或至少朝這一方面發展。例如,張九齡《感遇》:“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梢运]嘉客,奈何阻重深。運命唯所遇,循懷不可尋。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詩中以丹橘及其經冬不謝的具體形象,象征詩人高潔品質,這里的丹橘的象征意義,是讀者了解詩人內心生活的橋梁,它是古今一體的共同性領域,這就是閱讀教學中應引導學生發現的所在。

        善于“還原生活”。語文的外延是生活,在生活的背景中,文本才有了色彩,學生才會有共鳴,課堂才會不斷生發精彩!肚锼f子與惠子游于濠梁之上》中,莊周不是魚,但他能體驗到魚兒的出游之樂,因為他做到了主客交融,在體驗的瞬間,莊周就是那條魚,那條魚就是莊周,所以莊周能真切地體驗到魚的快樂。如果善于把課堂變成生活的場景,把每個同學都能帶進文本以及自身所營造的場景中來學習,進行“生活還原”,那么課堂會時刻創造著意外、生發著精彩。比如在《歸園田居》詩中,我們把自己想象成詩人,置身于靜謐溫馨的田園之中,隱隱村落間炊煙裊裊,一間草房靜靜地立在榆樹、桃樹和楊柳叢中,這時我們可能會簡單地認為,在如此詩情畫意的田園風光里,這樣的棄官歸隱必然是十分愜意舒適的。但是,我們再進一步地設身處地,把自己放入詩人所處的那個社會之時,我們就會深深地體驗到,在一個官本位濃重、士大夫恥涉農務的社會,要棄官歸耕,“我”得頂住多大的輿論壓力!需要“我”付出多大的勇氣!我們再設想一下當時農業的落后,農民耕作的辛苦,歸耕就意味著主動放棄優裕的官棒,投入到艱辛的農民生活中去,意味著饑腸不飽的困頓生活!作為讀者的“我”能接受這樣的現實嗎?在這樣的體驗與追問中,詩人高潔的人格就屹立在了讀者的面前。這是聯系文本背景來解讀文本,我們稱之為“知人論世”。同樣,課堂上,尊重學生的生活感悟,調動學生的生活經驗和閱讀儲備,進行閱讀主體的“生活遷移”,同樣能收獲課堂的精彩。單純地完成知識“復制”或是“存儲”的課堂教學必然是蒼白的、失敗的,語文教學是“豐富人的精神經驗、豐富發展人的生命個性的教育”,語文學習實質上是生活的學習。

        當然,課堂學習背景的布設,充分體現的是教師的深度。在文化中解讀文本、在聯系中完成教化,教師的深度決定著課堂的厚度。

        二、尊重學生的視角,相信學生的廣度。

        沈復在《浮生六記》中記載自己幼時在院子里雜草土墻邊的樂趣,“以叢草為林,以蟲蟻為獸,以土礫凸者為邱,凹者為壑,神游其中,怡然自得”,“夏蚊成雷,私擬作群鶴舞空”,在孩子的世界里,“叢草”可以成為“山林”,“蟲蟻”可以變成猛獸,夏天的蚊蟲可以想象成群鶴舞空,而吹之以淡淡的輕煙,就可以“鶴唳云端”了。這是孩子眼中的世界,是孩子想象中的情感世界,是孩子觀察世界的獨特視角。尊重學生的視角,不僅僅是一種姿態,更應該是一種教育思維模式的轉變,我們必須承認成人與孩子分別處于兩種不同的發展階段,是兩個有太多不同的世界,孩子有自己的認識世界的方式,有自己的話語方式和表現方式。從學生的認知世界、生活世界和思維方式出發,引導學生走進文本、走向生活,是語文學習的出發點。

        尊重學生的視角,關鍵是要緊緊抓住學生視角的特點,并以此構建教學的基本平臺。學生的視角往往是感性的、零碎的、無規則的甚至伴隨著“虧他想的出來”的意外,這些并不是缺點,相反,如果學生在語文課上能把自己的視角呈現出來,教師能智慧地捕捉其中有價值的東西,引導學生探究感性認識背后的內涵與真正的命意,設計巧妙的問題,將零散的、片段式的體驗穿針引線形成整體的認識,把無規則的或是潛意識的發現提升為系統并建構知識體系,那語文教學一定是生動、深刻和有效的。例如,學習散文《鈴蘭花》(蘇教版高中選修課本《現代散文選讀》)時,學生通過初讀文本,圈點出了文章的主要人物,了解了基本事件,并且通過小組交流,完成了基本情節的復述——這是學生的視角:感性、缺少系統性。如果這個教學環節就此停止,那對文章情節的認識只能停留在這種程度上了。智慧的教師會再向前走一步:讓學生再分別以文章中三個不同人物為敘述對象,用最簡潔的語言概括文章的情節。這時,學生會在前次體驗的基礎上,很快概括出來:①我戰勝恐懼,為母親下“地獄”采摘鈴蘭花;②父親逼迫我下“地獄”去放牧;③母親為幫我戰勝恐懼,促使我下“地獄”采摘鈴蘭花。接下來,老師順勢引導學生:一家三口這樣的行為都有一個共同的心理——愛。文章的主題在概括體驗的過程中清晰展現出來。以上看似簡單的環節,卻充滿著教師引導的智慧,既延伸了學生的眼光,又巧妙地聚焦了文章的主題。尊重學生的視角,不是要教學只停留在學生的認識層次上,而是要研究學生的視角,給他們搭建“高臺”,讓他們的視角更豐富,視野更開闊。

        三、充分利用文本,保持閱讀永恒的新鮮度。

        從心理學的角度上講,初次閱讀永遠都有新鮮感,主要是人往往具有獵奇的心理與知新的欲望;但是,調查表明,學生對教材文本的閱讀興趣遠遠低于課外書,當然,這其中有多種原因,但是,在某種程度上說,是我們的課堂——千篇一律的閱讀方式呆板蒼白文本以及面面俱到的文本灌輸在戕害學生的對文本的新鮮感和閱讀欲望。巧妙的運用文本,保持學生閱讀的新鮮度,是語文課堂教學必須研究的命題。怎樣保持閱讀的新鮮度?我認為教師要善于通過不同的文本給學生不同的世界,每一篇文章都應該有不同的“臉譜”。通過文字展現世界的真善美,這是所有優秀文章的共性;學習閱讀文章,不僅僅讓我們感受到真善美的結果,更重要的是我們能和作者共同體驗獲得真善美的過程,在文字、篇章、修辭、畫面、情節等等方面來細細咀嚼美、收獲美,因此,抓住文章特有的氣質來學習、欣賞,不是面面俱到的統統收攏,而應該是語文學習的關鍵。比如,教授朱自清的散文名篇《背影》,我只留下文章的兩處情景——父子車站送別和父親近期來信講述近況來和學生欣賞分析,在樸素的字里行間感受深沉父子之情,課堂效果很好,學生不僅課堂上深受感動,而且這兩處場景也成為學生心目中《背影》的“名片”。恰當的選取文本閱讀的重點,讓每一篇文本都生動起來,讓每一堂課都鮮活起來,不斷刷新學生的閱讀體驗。(有刪節)

        【生態團隊】朱治國:構建有“厚度”語文課堂

        來源:網絡整理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