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語文 > 教學天地 > 語文命題要講究“提問的藝術”

        語文命題要講究“提問的藝術”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5-05 19:35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通過回答問題,學生是實實在在地提高能力、增長興趣,還是只記住某些給定答案?這些是一位優秀語文教師,常常要推敲和解決的

          近幾年,每逢中小學各類考試,就常常會看到這樣的新聞——某篇作品被選為語文考試的閱讀理解材料,而題目不僅難倒學生,也難倒作家本人。

          前不久,許多高中學生因答不對一道語文統考閱讀理解題,紛紛在文章作者畢飛宇微博下留言:“題目說您這篇文章有‘厚重感’,究竟體現在哪里?”畢飛宇后來接受采訪時認為:“讓孩子們回答這個問題是不合適的。所謂的厚重感,可能是老師們的閱讀感受,要知道,孩子們的閱讀能力、感受能力與老師的差距是巨大的,用成人的感受去考孩子,這里頭有失公平!

          作家這番見解可謂透徹,有助于我們思考其中的問題。語文考試“閱讀理解”,是對課堂文學閱讀的一種模擬。眾所周知,文學閱讀往往帶有開放性,允許讀者自主地、自由地去感受和解讀文本,而所謂“閱讀感受”也往往因人而異,因此并非所有問題都有惟一答案。就“畢飛宇創作具有厚重感”這個判斷來說,不是所有讀者都有類似感受,而且“厚重感”這個定性也確實有些過于籠統,大概半數嚴肅文學作品都適用于這一評價。于是問題就產生了:學生難以體會這種“厚重感”,即便迎合題目硬擠出幾條理由,也難以據此判斷學生的真實語文水平。

          文學閱讀先天具有的這種自由,對于主導考試的命題人來說,同時又意味一種責任——既然希望通過你的問題將學生領進你所窺見的那個境界,那么,自身對文本的把握是不是有文本內外充分依據?是不是全然令人信服?以及同樣重要的,這種理解是不是學生通過思考能夠達到的?由此推及教學過程,對于學生閱讀,教師有沒有給予足夠的幫助,提供足夠的“抓手”?通過回答問題,學生是實實在在地提高能力、增長興趣,還是只記住某些給定答案?這些是一位優秀語文教師,常常要推敲和解決的。

          也許有人會說,這些當然都很重要,可是具體怎么做呢?不妨通過一個例子近距離感受“提問的藝術”。20世紀40年代葉圣陶、周予同合編的《開明新編國文讀本》選了魯迅小說《孔乙己》。文后設置這樣一個問題:(小說)上半部分用“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幾聲”引起,以下一直照顧著,兩次說“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又說“一群孩子都在笑聲里走散了”,末了以“孔乙己是這樣的使人快活”作結。試想,“使人快活”的孔乙己,他本身也快活嗎?

          這個提問并沒有運用什么文學批評術語,但《孔乙己》這篇小說的審美特質、孔乙己這個人物形象的特點,還有作者的思想立場,通過這個具體問題全都涵蓋了。其次,在提出問題之前,已經先引導學生去細讀文本,提示關鍵之處,從而為思考問題做好準備。當年國文課與今天語文課有許多不同,教學與考試也有著場合區別,然而葉、周二位先生提問所體現的這兩條基本原則,今天仍然值得我們好好體會。

          試卷命題,課堂提問,這看似簡單的工作所需功力卻并不簡單!耙o學生一杯水,至少要有一桶水!睙o論是講一篇文章,還是拿一篇文章來考學生,教師自己首先得知道這篇文章好在什么地方,對這篇文章有深刻透徹的感受,這是基本前提。同時,要了解學生,知道怎樣設問、如何引導,才有良好效果。提一個大而無當的問題,只會讓學生記住空泛的結論;從具體處入手,在細節中見精神,反而能夠潛移默化地讓學生真正有所成長。通過一個個自主的閱讀,讓學生愛讀書、多讀書,最終會讀書。(來源:人民日報)

        來源:中學學科網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