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語文 > 古典文學 > “零度寫作”是文學烏托邦

        “零度寫作”是文學烏托邦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9-15 02:50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內容摘要:受20世紀西方文學理論的影響,巴爾特將結構主義方法運用于文學領域,在其經典之作《寫作的零度》中提出了“零度寫作”這一概念。所謂“零度寫作”,是指作者要時刻提防其泛濫的情感“淹沒了他的心靈,淹沒了他的視野,淹沒了他的筆端”,作者應以一種“零度”的情感投入創作中,是一種追求幾近“白色”無痕的直陳式文學創作模式,與古典寫作力圖表現的“文字的現實的客觀再現”截然不同。筆者認為,“零度寫作”僅有零度可能,注定是一個無法實現的文學烏托邦!傲愣葘懽鳌敝愣瓤赡堋傲愣葘懽鳌弊非笠环N絕對純粹的、超然的、容不得半點情感激蕩的文學創作模式。

        關鍵詞:零度寫作;文學創作;結構主義;巴爾特;生活;文學寫作;情感;文本;語言;文學作品

        作者簡介:

          羅蘭·巴爾特是法國文學結構主義及符號學的集大成者、法蘭西學院第一位文學符號學講座教授。對于巴爾特的學術影響,美國文藝理論家蘇珊·桑塔格在所編《巴爾特文選》中這樣評價:“在二次大戰后法國涌現的所有思想界的大師中,我敢肯定地說羅蘭·巴爾特是將使其著作永世長存的一位!卑蜖柼馗F其一生都在探究話語、文本和符號的支配力量。受20世紀西方文學理論的影響,巴爾特將結構主義方法運用于文學領域,在其經典之作《寫作的零度》中提出了“零度寫作”這一概念。所謂“零度寫作”,是指作者要時刻提防其泛濫的情感“淹沒了他的心靈,淹沒了他的視野,淹沒了他的筆端”,作者應以一種“零度”的情感投入創作中,是一種追求幾近“白色”無痕的直陳式文學創作模式,與古典寫作力圖表現的“文字的現實的客觀再現”截然不同。筆者認為,“零度寫作”僅有零度可能,注定是一個無法實現的文學烏托邦。

          零度寫作的結構主義背景

          結構主義是一種源于索緒爾等語言學家的哲學運動,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出現并流行于法國,經由維特根斯坦、阿爾都塞、喬姆斯基、?潞偷吕镞_等人的發展和批判,成為一種重要的哲學思潮,“人們把它的產生看成是對存在主義的一種對抗”。在結構主義的重要代表特里·伊格爾頓看來,結構主義最好被看作既是社會和語言危機的表現,也是對那種危機的反應。結構主義并不是一個常規意義上的哲學流派,而是那些進行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研究的學者所認可,并共同運用的結構主義的觀點和方法的總稱。源于結構主義語言學的結構主義哲學思想,20世紀60年代之后逐漸轉化為后結構主義。

          結構主義獨特的語言學思想和研究方法迅速滲透到社會科學研究的各個方面,進一步加速了存在主義的衰落,人們對存在主義者津津樂道的“個人”、“存在”、“自我意識”等概念已經失去興趣!60年代以后,‘結構主義的人’取代了‘存在主義的人’!绷芯S-斯特勞斯強調,結構展示出一個系統的特征,它由幾個部分構成,其中任何一個部分的變化都會引起其他部分的變化。阿爾都塞認為,結構體現為哲學的總問題、總體性原則和總問題的提問方式。在結構主義者看來,存在主義所謂“自我絕對自由”這一主張是極其荒謬的。

          由于對“人的移心化”和“結構的系統化”的強調,結構主義一直被視為反人本主義的理論。其實,這種看法是一種偏見。在夏基松看來,結構主義反對的只是薩特式的狹義人本主義,其自身卻屬于廣義的人本主義思潮。解構大師德里達指出,結構主義雖然反對人的主體能動性,但卻肯定并強調“人”的語言的內在結構性。

          索緒爾的《普通語言學教程》正式拉開了語言學革命的大幕,形式主義觀、自律論、語言本體論應聲而至,粉墨登場!把哉Z就是一種包含著更富精神性的構思的時間。在其中,‘思想’通過偶然出現的字詞而逐漸形成和確立”。結構主義變化、多元的概括研究方法在文學、語言和社會等領域大顯身手。具體到語言場域,結構主義強調語言結構的研究不應停留于表層結構,而應深入到深層結構。

          存在主義宣揚“主體自由創造一切”,巴爾特對這一說法感到不滿,他從語言學革命中受益良多,試圖用結構主義的觀點和方法來替代存在主義這一看法。巴爾特運用結構方法,發現了古典文學文本中“能指”的獨立性和自由性,否認“能指”和“所指”的必然聯系,自信語言學中的“能指”與“所指”、“共時”與“歷時”概念能夠將結構主義與其他思維模式區別開來。正是在結構主義的思維背景和持續啟示之下,巴爾特提出了“零度寫作”這一概念。

        來源:網絡整理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