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語文 > 古典文學 > 建設好我們的學術共同體

        建設好我們的學術共同體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9-15 02:49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主持人(北京語言大學方銘教授):光明日報《文學遺產》?瘎摽1954年,如果算上將于2015年12月31日出版的第12期,合計已經有844期了。光明日報《文學遺產》?囵B并影響了幾代學者和讀者,為中國文學和中國文化的研究作出了重要貢獻。

         

            2015年初,光明日報《文學遺產》在停辦7年后復刊,同時也恢復了專家辦刊的傳統。為此,光明日報社和北京語言大學聯合共建“光明文學遺產研究院”,作為《文學遺產》?學術支持單位和編輯平臺。研究院成立了專家委員會,為?峁┲笇,同時每期?闹骶幰灿谖瘑T會中輪流產生。

         

            復刊一年來,我們遵循“跟蹤學術前沿,引領學術風氣,回應社會關切,促進學術發展”的辦刊宗旨,策劃選題,組織稿件。對于我們的工作,學術界和廣大讀者給予了積極評價。

         

            2016年,《文學遺產》?瘜⒃黾訛槊吭聝善,任務和責任都加大了。今天邀請各位來,就是請大家對如何辦好2016年《文學遺產》?岢鲋笇б庖。

         

         

        李宇明(北京語言大學黨委書記):年終歲末,北京語言大學聚集了這么多我們國家最優秀的文化學者,共同探討《文學遺產》?霓k刊問題,我作為會議主辦方,非常激動。

         

        現在的中國正在認真地看兩幅地圖,一幅是世界地圖,一幅是中國歷史文化地圖。我們要考慮,在新的世界一體化過程中,中國有什么樣的思想和理念能夠帶給世界!耙粠б宦贰庇54個國家來共同推動,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但現在看起來,它還只是我們思考的第一步。推進中國和中東歐、非洲、南美的合作,顯然是中國人站在世界地圖前認真思考世界該怎么辦、中國該怎么辦的問題。此時離不開第二幅地圖,就是中國歷史文化的地圖。中國要走向世界,不可能這樣空手走出去。在世界歷史上,英國人的世界化,是使用人才、語言和政權等手段成功地建立了日不落大帝國;以美國為代表的二戰之后的世界化,是靠經濟、軍事以及科技文化等手段得以成功,F在世界想聽聽中國有什么辦法來進行全球治理。

         

        怎么樣去看世界地圖,有賴于我們對自己的歷史文化地圖的看法。從中國歷史文化傳統當中能不能尋找到既能代表中華文化又能對世界有意義的內容?“和而不同”的理念是我們最先提出的,而“和”并不意味著都“和”西方一致,都用西方的標準去“和”,要講究“和而不同”!疤烊撕弦弧薄昂投煌边@些中華文化的傳統理念可能會對未來的世界治理發揮重要作用。

         

        基于這樣的情懷,我們不但要繼續做好《文學遺產》?木庉嫻ぷ,還要將北京語言大學光明文學遺產研究院建設成為國際一流的研究機構,積極推進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基礎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將我們的文學遺產和文化遺產發揚光大,服務于全人類。

         

        李春林(光明日報副總編):我們今天辦《文學遺產》?,首先要繼承光明日報歷史上《文學遺產》?膬灹紓鹘y。過去辦《文學遺產》給我們留下許多精神上的遺產,包括辦報理念、辦報思想、辦報辦法。

         

        第一個繼承,是堅持專家辦刊!豆饷魅請蟆返霓k報有自己的特色,一般的報紙只有一個主體,就是編輯記者,而《光明日報》是兩個主體,編輯記者是一個主體,專家學者是一個主體!豆饷魅請蟆纷畲蟮淖x者群是專家學者,最大的作者群是專家學者,最大的報道對象也是專家學者。所以,我們今天辦文學遺產?,也一定要堅持專家辦刊。

         

        第二個繼承,是堅持走高端路線。我們這個版上發表的文章一定要代表文學遺產領域的最高水平,一流專家寫一流的論文,這是我們這個版的安身立命之處,也是我們的核心競爭力。

         

        第三個繼承,是堅持問題意識,要有學術爭鳴。昨天(12月26日)是毛主席誕辰日,毛主席當年對《文學遺產》版是高度關注的。我們在文獻研究室查了一下毛主席關于《光明日報》的批示,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跟《文學遺產》版有關系的。比如,刊發的關于陸機《文賦》的文章,毛主席有批示;關于柳宗元的研究他也有批示;還有郭沫若先生和高二適先生關于《蘭亭序》真偽的討論,毛主席特別關注,甚至直接指導。當時他有一句很有名的話,叫作“筆墨官司有比無好”。這是一條很重要的經驗。新時期的《文學遺產》?k好,也需要有問題意識,要有學術爭鳴,通過爭鳴來活躍思想,來推動學科的發展。大家可以看看2015年的12期,有好幾期就是以問題意識來推動的,效果非常好。

         

        在新的形勢下,我們辦《文學遺產》版還要有因有革,有所損益,有新的發展。

         

        一是視野要更大。要把中國文學遺產放在世界文學背景下來加以研究,在大文化的背景下來辦《文學遺產》。文化問題,說到底就是個“古今中外”的問題,古今問題關系要處理好,中外問題關系也要處理好。中國的文學遺產除了漢民族的文學以外,少數民族的文學遺產也要給予關注,這也是我們今天講文學遺產大視野的一個重要方面。另外,除了研究典籍當中文人士大夫留下來的文學,民間的文學資源也需要關注。民間的話語系統跟文人學者的不太一樣,把兩個系統打通是很有意義的。

         

        二是情懷要更大。要下功夫提煉、總結文學遺產當中體現出來的中國情懷、中國精神、中國力量。中國文學講“文以載道”是一個事實,也是一個傳統。我們的文脈、我們的道統怎么繼承,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今天辦《文學遺產》?,就是要有這個高度,把文學遺產作為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滋養,從中提煉出中國精神。

         

        三是責任要更大。我們圍繞這個版成立光明文學遺產研究院,這里邊的責任感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我們要通過這個?k好文學遺產研究院,推動古典文學學科的發展。另一方面,要通過這個版把中國文學遺產的魅力充分展示出來,讓更多的人特別是年輕人來親近古典文學,這是我們更大的責任。我們既要從學科建設的角度來思考問題,也要從讓更多年輕人熟悉文學遺產的角度來思考問題。從這兩個方面來規劃定位、策劃選題、組織稿件。

         

        魯迅先生講:“將來的光明,必將證明我們不但是文藝上的遺產的保存者,而且也是開拓者和建設者!蔽蚁胗眠@句話來與各位專家共勉,讓我們都來做文學遺產的保存者、開拓者和建設者。

         

         

        吳書蔭(北京語言大學教授):20世紀50年代我在北京大學中文系讀書的時候,就非常關注《文學遺產》,當時能在《文學遺產》上發表文章,是特別值得炫耀的一件事。過去《文學遺產》很支持年輕學者,這個作風我們應該要繼承。新時期把傳統文化向世界推廣,要抓住一些頂層問題,宣揚一些有特色的內容,可以組織對一些根本性的問題進行討論,也可發一些新穎、短小、有爭論的文章。

         

        郭建勛(湖南大學教授):光明日報的《文學遺產》欄目已經有50多年了,它曾經跟中國的文化、政治進程密切相關,比如關于《紅樓夢》的討論、《水滸》的討論等等。綜觀過去一年的文章,可以看出“對話”是重點,能夠比較迅速地反映學術界的一些思想,同時必然會發生碰撞,產生出新的火花。在以后的選題方面,“對話”的形式可以多樣一些,可以從作家、地域、流派、文體等各個方面考慮。我有兩個建議:第一,希望光明文學遺產研究院能結合《文學遺產》?_展更多的活動,不僅僅是組稿、編輯,也可以擴大到相關的學術領域去,這樣影響的范圍就延伸了;第二,光明文學遺產研究院要走向世界,要國際化,那么我們可以研究一下“古典文學在海外”的問題?梢越M織幾個專題,比如說以漢學家為專題,以經典典籍在海外的傳播為專題。中國文化軟實力走出去可能還是要靠中國古典的傳統的東西,希望我們的《文學遺產》?梢远嚓P注這個方面。

         

        陳文新(武漢大學教授):光明日報《文學遺產》的復刊在學術界是一件影響很大的事情。它刊發的文章雖然篇幅比較小,但是能夠及時回應一些熱點問題,所以也形成了自己的傳統。在今年已經刊發的文章當中,有一個話題我注意得比較多,就是“我們要不要回去”,當時我看到網上對這篇文章的轉載與討論十分熱烈。后來我還看見《中國社會科學報》發了一篇商榷文章,說明這個欄目提出的問題確實是學術界關心的問題,而且這個問題有深入討論的必要。

         

        劉毓慶(山西大學教授):人文學者一個很重大的責任,就是如何建造人類文明精神的燈塔,指引人類的航母幸福、快樂、健康地運行下去。我們研究古代文學,自己要有個反思,就是我們到底要對當下的人講什么,對世界要講什么,這是很值得思考的問題,需要在價值層面上進一步開掘。關于“該不該回去”這個話題,應該繼續跟進,因為這個話題牽扯到一個很根本的問題:文學發展史像生物進化史嗎?古人為什么一次又一次要復古?復古就意味著倒退嗎?這是文學觀念上的一些沖突,我們可以沿著這個話題繼續清理,像“文學自覺”的問題、“文以載道”的問題也都包含在其中了。

         

        徐志嘯(復旦大學教授):我認為“對話”的形式非常好,學生們覺得像電視臺的現場直播,讀起來很有趣味,雖然很長,但是能夠一口氣讀完。這就體現了“對話”作為文體本身的一種吸引力。它結合學術界當前的熱點和歷史遺留的有爭論的問題進而展開,大家一看這種題目就想讀!豆饷魅請蟆纷邔W者共同辦報的路子是對的,這樣能夠使得學者來關注它,把它看成自己的園地。另外,約稿和來稿應當要結合,來稿中精彩的東西應該抓住,要讓古代文學的研究者們感到在光明日報《文學遺產》?习l表文章是一件自豪的事情。

         

        趙輝(中南民族大學教授):版面應該是大中小文章相結合,重要的問題可以用整版來發表,小的問題以小篇幅解決。作者應該老中青相結合,名家與一般作者相結合。應該重點關注對中國文學特征的研究。中國文學有自成一體的話語特征,中國文學的功能、文學的目的還有文學的特點,都與西方形成了很大的差異。通過《文學遺產》這個欄目,多進行這些方面的討論,把中國文學與西方文學區別開來了,我們說的回歸中國文學的本位也就落到了實處。

         

        王志清(南通大學教授):《文學遺產》?畲蟮膬瀯菔敲襟w,關鍵是可讀性、接地氣、短平快,我認為要注意“三化”,就是大眾化、專欄化、經典化。

         

        徐希平(西南民族大學教授):中國文學遺產應該包括少數民族的文學遺產。在中國歷史上,各個民族的文學創作實際上是相互影響的,要讓更多人了解中華文學、中華文化的這種兼容、多元一體的特征。

         

        趙義山(四川師范大學教授):這個?袃蓚優點:一是時效性,對于新的熱點問題、新的思考,很快就可以在刊物上得到反映。二是專家辦刊。任何一個刊物包括我們古代文學專業刊物的編輯者,都不可能在每一個研究方向上是行家,所以讓一個領域內的頂尖級專家來主持一期,至少能夠做到把他所見到的稿子中最優秀的篇目推薦出來,這樣可以保證刊物質量。因此,我建議:第一,“老話題”和“新亮點”相結合;第二,“熱點”和“冷點”也應當結合。

         

        詹杭倫(香港大學教授):這個欄目要“對外開放”,除了對歐美漢學家開放以外,還要關注我們周邊國家和地區的漢學。此外,?要“對下開放”,雖然我們是在大學里做研究,但是對于民間的爭鳴我們也要重視,要走出“象牙塔”,回應民間的關注。

         

        范子燁(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建議整理一下過去光明日報《文學遺產》刊登的所有文章,建立相關數據庫和網站。選題要突出當下性,文章一定要有思辨性,要有很強的問題意識。重要的考據文章也可以發,但必須是具有思想史意義的、在重大學術問題上能引起重要學術關切的文章。

         

        周秉高(包頭職業技術學院教授):創新是習總書記“五大發展理念”之一,我們辦刊的選題也要有創新,但創新是非常困難的。我的想法是,創新要能解決實際問題,我們可以從歷史上長期懸而未決的問題入手。另外,光明文學遺產研究院應該在古代文學研究領域發揮更大的作用。

         

        郭丹(福建師范大學教授):現在我們關于文學、散文、小說等概念還是沒有回到中國古代文學的本位立場,我們的概念還是停留在西方的“三分法”“四分法”上。但是中國古代文學的根本問題在于文學的概念究竟是什么,它的源頭到底是什么。我建議,有些問題討論之后可以繼續跟進,一期不夠,還可以再接一期。我們的光明《文學遺產》其實構成了一個新的學術共同體,除了將版面辦好,還要把學術共同體辦好。我們集思廣益,在這個共同體中既能暢所欲言,又能互相學習,得到更多啟發。

         

        過常寶(北京師范大學教授):我認為《文學遺產》應該有這樣幾個特點:一要保持先鋒性,要把古代文學研究領域的最新成果展示出來。二要具有時代性,所刊登的文章應該緊隨時代。三是文風要通俗化,讓古代文學的社會接受度更加廣泛。

         

        張德建(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現在的學術文章寫得越來越繁瑣,這是一個需要避免的問題;另外就是缺乏思想上的深刻性,我們的文學研究實際上在時代文化中已經落到后面了。既要吸引讀書人,還要讓社會大眾,特別是一些文化、文學愛好者加入進來。

         

        尚學峰(北京師范大學教授):要有意識地選擇一些既是社會大眾關心,又具有學術含量的題目。我們的編輯者和作者不但要有銳利的目光,還要有責任感,我們要去弘揚古代文學中優秀的文化傳統,讓社會大眾都知道和關心。

         

         

        傅道彬(黑龍江省文聯主席):《光明日報》恢復《文學遺產》?,給古代文學研究者提供了一個發言的平臺,這是為學術界做了一件大好事。古代文學界現在常常把技術偽裝成學問,考據掩蓋了思想,八股替代了文章,思想的淡出造成了我們今天文學研究中問題意識的淡化。所以我們的《文學遺產》應該特別側重問題意識,因為它反應敏銳,時效性也強。

         

        詹福瑞(國家圖書館原館長):在學界,《文學遺產》的分量很重!段膶W遺產》?謴鸵院,又呈現出了新面貌,尤其是比較關心中國古代文學發展和研究中的一些重大問題,重在清理和重建中國本位的研究方法和學術觀念,可以看出編輯者的用心還是很深的。

         

        為了使?确衔覀儗W術界對它的期望,同時又照顧它作為平面媒體受眾比較廣的特點,我認為,第一,一定要堅持學術性。文學遺產本身就是一個帶有學術性的話題。我們當然不能脫離現實、脫離政治,甚至脫離人民來做研究,不能流于自娛自樂。但是,我們對社會、對人的關注,是要以學術為途徑,而不是靠宣傳,也不是靠口號。對傳統文化的弘揚,也應該是以學術的面貌出現。學術面前要保持它的嚴肅性,保持它的科學性,甚至保持它的獨立性。堅持學術面前人人平等,就是體現了我們《光明日報》的包容性。只要是學術問題,而且達到了一定的發表水平,就應該享有同等的發表權利。另外,能不能讓不同觀點有一個公平發表的機會?現在看,《文學遺產》開始的趨勢很好,主持者組織了不同的人參與對話,度量很大,氣魄也有,我希望能夠堅持下去。我認為對一些有名的、大家認為比較權威的專家,即使是一個無名小輩,也可以發表批評文章,編輯者要有這個膽量。

         

        第二,要堅持前沿性。前沿性大概分為兩類:一類是非常規的前沿性,它受各種思潮的影響,比如說蘇軾當年提出的平民文學,影響了很多人,是文學研究的一個前沿性問題。20世紀50年代的人民性、現實主義、浪漫主義,以及我們改革開放以后的新方法論,都屬于前沿性的問題。這種非常規的前沿性,也會推動古代文學研究的發展,尤其是對人民性的問題,我一直認為這個問題可能是古代文學研究里的一個核心問題,雖然現在淡化了,但仍然有它的合理性。也并不是說非常規的前沿性和政治思潮有關系就一定是短暫的,這也未必。另外一類是常規性的前沿性,就是針對古代文學研究里邊的具體問題,一些新文獻的發現,一些新問題的提出展開討論。一些苗頭性的問題,特別是影響古代文學研究的方向性的問題,應該多做一些考慮,包括對學風問題的關注。

         

        趙伯陶(中國藝術研究院編審):文學研究有宏觀視角,有微觀視角,可能還有中觀視角。宏觀研究就是解決“文學是什么”這種大的問題。微觀研究并非只是考據,我們搞古代文學的人要讀懂古典文獻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有些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在許多名家的注釋中都沿襲了習慣性的錯誤,如果我們能夠開辟專欄糾正一下,就非常有意義,因為我們的讀者比別的雜志廣泛得多。吳小如先生有一篇文章,說《曹劌論戰》里“軾而望之”,與孔子過泰山側“式而聽之”意義相近,扶著軾觀望,以表示恭敬;而我們中學課本講“登軾而望之”,軾是扶手,不可能登上去。這些小問題,如果能夠解決的話也很有意義。

         

        沈金浩(深圳大學教授):報紙既要有高度,有專業性,同時又要照顧廣泛的讀者,所以學術性、新鮮性和可讀性三者應當結合。學術性就是保持它“高大上”的專業性,新鮮性就是不要讓人家一翻這個題目就不想讀,可讀性就是讀起來舒服。

         

        黃震云(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光明日報》能夠給古代文學研究者提供一個平臺,體現了對中國古代文學價值的重視。從今年一年的成績看,《文學遺產》充分顯示了中國古代文學的氣質。以后,我認為還要繼續堅持今年的特點,堅持中國古代文學本位立場,同時可以延伸到海外漢學,要關注中國文學“載道”的傳統對中華文明發展的意義。

         

        張學松(廣東海洋大學教授):我要感謝一下光明日報《文學遺產》?。聽說光明日報《文學遺產》專欄復刊,我也嘗試地投了一篇稿子,并很快被采用,說明《文學遺產》?写笠曇、大情懷,既關注大專家大學者,關注京城學者的研究,也關注小學者和地屬偏遠地區學者的研究。

         

        姚小鷗(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我上大學的時候,有位老師告訴我說,他一直想在光明日報《文學遺產》?厦姘l文章,結果也沒有發上。倒是這位老師的學生發了一篇,當時很轟動,說明這刊物影響力非常大。我每天拿到《光明日報》,從第一版看到最后一版,然后有精彩的文章就給學生介紹,算是二次傳播。所以,我們也不能忽視小眾傳播,要由小眾傳播帶動大眾傳播。

         

        孫明君(清華大學教授):專家發的文章可以多些。對話很吸引人,建議以后可以請觀點對立的雙方來做。要關心青年學者,是不是可以有五分之二到五分之三的篇幅發青年學者的文章。發文章對青年學者來說是了不起的事,青年學子在這上面發文章,然后就可能一舉成名,學術界就會認可他。如果能達到這樣的高度,我們的刊物就辦得非常好了。

         

        吳兆路(復旦大學教授):我在上大學時就關注光明日報《文學遺產》,每期都看,還做摘錄。就我個人而言,能走上文學研究這條路,與當年喜歡《光明日報》也有關系。怎樣辦好《文學遺產》?,是一個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首要的是爭鳴性,應該有學術的爭鳴。我早就有個話題,就是《水滸傳》,盡管《文學遺產》登過《水滸傳》的討論文章,但現在有人否定《水滸傳》,包括提出禁播《水滸傳》,普通老百姓對這個話題也會很感興趣,因此是不是可以組織一場辯論?光明日報是要為我們的民族指引光明之路的,我們要提供正能量,使我們的《文學遺產》也光明起來。

         

        萬平(成都大學教授):第一,《光明日報》辦報的形式特別好。老的光明日報《文學遺產》辦報方針是專家辦報,但以前專家們是單打獨斗,一位先生負責一個版面,一直做下去,而且可以一直做到退休,F在北京語言大學和光明日報社成立了研究院,有了自己的專家隊伍。像2015年編出的12期里,已經有三四位老師做過主編。這種方式可能比以前某個名教授連續辦刊,無論在視野上還是立意上都應該更加全面些。第二,從辦報的人員看,專家隊伍逐漸擴大。這兩天70多人參會,提出的建議基本上都與選題相關,這些專家就是以后的作者骨干。當然,也希望多給中青年作者一些機會與平臺。第三,從文風看,《文學遺產》主要應當堅持學術性,同時要做到學術性與可讀性相結合。

         

        裴登峰(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教授):通過《文學遺產》這個陣地,由學風和文風帶動我們乃至一定范圍內世風的轉變,應該是我們這個欄目的一種使命,F在的文章,有些是材料的堆砌,有些是理論或者概念的堆砌,沒有自己的主心骨,我們要強調思想性,不用或少用這樣的文章。

         

        雷恩海(蘭州大學教授):中國古代文學不是現在所說的“純文學”的概念,文學事實上是一個載體,是思想史上的基本材料與來源,應該傳達更充沛的內容。講技巧、講藝術、講情等等,都是在過程中表現出來的淺層次內涵,不能作為一個更高層次的問題去看待。所以,第一,我們應該注重文化意義,不是去迎合主流文化,而應該是引領文化主流,重視文化趨同性的內容,而不要放大差異性。第二,要重視文化內涵和文化品性的研究,也就是文章應當具備問題意識和思想性!段膶W遺產》不是狹窄的專家們的刊物,要有廣泛的群眾基礎。第三,關注讀者群的不同層面,要帶有相當的文化普及推廣作用。第四,要倡導語言的雅化,起到引領社會文化的作用。

         

        周絢。ㄈ嗣裎膶W出版社副總編輯):剛才大家講的價值引導作用非常重要,我覺得《文學遺產》?瘧撛趯W術風氣上也要發揮一定的引導作用。借助這樣一個媒體,呼吁學界關注基礎研究和基礎訓練,這個意義可能比價值觀導向還要更大一點。

         

        張廷銀(國家圖書館文獻雜志常務副主編):關于欄目的設置,大家都提到要關注民間的視角,對這個問題我也有些思考和認同。這幾年很多學者在研究經典問題,而經典問題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經典的建構,經典建構的方式之一就是文學的傳播。我們更多地關注文人的傳播,但對平民的傳播或者說中下層文人的傳播重視不夠。

         

        陳虎(中華書局編審):我感覺“對話”的選題形式比較好,因為它的知識含量比較豐富,在盡量少的篇幅里邊,能夠反映盡量多的知識含量,這符合報紙的要求。我建議,第一,要多做一些訪談性的內容。第二,題目要單刀直入,開門見山。第三,抓兩點,一老一新。一老是老學者,這牽扯到一個學術傳統傳承問題,能起到傳幫帶的作用。一新,就是新材料、新觀點。第四,文章一定要短小精悍。有限的篇幅里邊,一定要流露出盡量多的學術信息。第五,增加一些論點摘編內容。第六,是整體規劃問題。每一期文章和文章之間在內容上一定要有文氣,要讓讀者看到這一期文章是一個整體;每一期和每一期之間要有連貫性。

         

        多洛肯(西北民族大學教授):弘揚我們多民族的文化遺產,加強文化多元基礎上的國家認同、多民族史觀的教育,對于強化我們國家的社會穩定和民族團結,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希望《文學遺產》?材芙o我們少數民族文學界一期兩期的介紹機會。

         

        趙敏俐(首都師范大學教授):2015年我主編了好幾期《文學遺產》,也不一定編得好,誠惶誠恐。光明日報《文學遺產》復刊之后,我們的宗旨之一就是專家來做主編,這樣就可以調動全國學者的智慧和力量。光明日報社和北京語言大學聯合成立了光明文學遺產研究院,一定可以把這個刊物辦好。今年雖然辦得比較倉促,總體成效也不錯,但有時候還是會有一點應急的感覺。以后,我們要在選題上加強彼此之間的學術聯系,要多召開一些相關的學術研討會,這樣有助于把我們的這個欄目辦得更好。

         

        李炳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今天大家的發言使我受益匪淺。我也給自己規定個任務,以后爭取多想幾個選題,爭取多當幾期主編。

         

         

            主持人:光明日報《文學遺產》?瘜嵭袑W者輪流主編制,不僅是我們所有古代文學學者的“小共同體”,是大家共同的一個資源,也是共同的一個陣地,也是共同的一個責任。我們一定認真領會和消化各位的高見。再次感謝各位專家!

         

        北京語言大學光明文學遺產研究院 協辦 本期主編:方銘(北京語言大學教授)(錄音整理:王孝強、劉劍)

         

        來源:網絡整理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