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物理 > 從盼電缺電到由電致富

        從盼電缺電到由電致富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9-14 22:35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光陰荏苒,歲月如梭。1978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神州大地。時間是記錄歷史的坐標,也是丈量發展的標尺。40年滄桑巨變,凝聚方寸之間。河北省張家口市從一個嚴重缺電的落后地區,發展到如今成為國務院批復的可再生能源示范區。電力供應從弱到強的華麗蛻變,見證了這40年的不凡歷程,點亮了很多人的夢想,鋪就了鄉村振興之路。

          三個曾經熟悉的人,因不同際遇而變得陌生,但久別重逢的喜悅卻撕碎了那層歲月的隔膜。說起家鄉的變遷,三人憨厚地一笑:“我們三個不甘心當一輩子農民,后來都是沾了電力發展的光才小有家業……這四十年就像是做了場夢!彼麄兊墓适吕,折射出風云激蕩的時代變遷。

          35華里和30年的差距

          王凱是張北縣柳條壩村村民,他一直認為:35華里的距離可以造成30年甚至更大的差距。

          柳條壩村距鎮政府所在地小二臺村35華里。在王凱心目中,柳條壩村風景優美、民風淳樸,就是有一樣不好——沒電。沒電的日子漆黑昏暗,看電影都是一種奢望。1978年,王凱家里開始為他張羅媳婦。有電村和無電村在媒人和女方家長心中的條件卻截然不同。無電村的小伙要多付媒人介紹費和女方彩禮。那時,王凱意識到,電是一種身份的象征,他最大的夢想就是村子里能有電。

          “柳條壩村和小二臺村距離35華里,因為地處山區,施工難度大,兩個村通電時間差了三十年,造就了兩個不同的發展年代!闭f起這些,王凱還是滿腹幽怨。

          1986年,國家有了“自籌自支、集資辦電”的政策,作為村干部的王凱帶著鄉親們的囑托請電力局來村里勘測。走了一趟后,電力局的同志搖了搖頭說:“唉,不行!線路太長,你們掏不起這個錢!而且,10千伏分支拉到你們村太遠了,電壓太低,也用不了!碑敃r,35歲的王凱以為自己會在山村里黑燈瞎火過一輩子。

          上世紀90年代初,原華北電力有限公司實施“9511工程”,加快解決華北地區嚴重缺電問題。柳條壩村通了電。通電那天,村里人一宿沒睡,忙著搗鼓早已買好的吹風機、電視機,排著隊立電視天線。供電所的員工也是一宿沒睡,忙著給村民送電,并反復叮囑大家要注意安全,千萬別隨便亂動電線……

          有了電,村里的日子就有了奔頭。麥子往脫谷機里一扔,金燦燦的麥粒就出來了;電磨裝起來,白花花的面粉就有了……鄉親們都高興壞了。

          2003年,張北壩上風電迎來了快速發展,王凱辭掉村干部的職務,帶著十幾個鄉親外出建風電場、架線路,一干就是六年。因為風電場的建設,山頂上被生生地碾壓出了一條路。2009年,政府對這條路進行了硬化,開辟了“百里壩頭風景畫廊”,也就是后來風靡全國的“草原天路”。想著柳條壩村離這條路很近,心思活絡的王凱從中看到了商機。深思熟慮后,他來到“草原天路”旁開起了“農家樂”。

          “農家樂”開始建設,王凱心想:“壞了,要是項目建起來又不能通電那就全完了!”他立刻到供電所咨詢接電事宜,供電所的員工答復:“沒問題,我們支持新農村建設,你交個書面申請就行了!焙芸,“農家樂”接上了電。王凱的產業越來越大,后來和朋友合股搞了柳條壩假日酒店,成了小二臺供電所的專變客戶。2017年夏天,酒店一個月的電量兩萬千瓦時左右,一年用電量約11萬千瓦時。這個電量已經遠遠高于小二臺鎮1978年的全年用電量。

          助力貧困村脫貧致富

          德勝村是一個氣候干旱、降水稀少的小村莊,這樣的自然條件使德勝村種植業和畜牧業發展艱難。

          上世紀80年代,經過多年的實踐和理論學習,德勝村的劉忠成了馬鈴薯育苗育種的土專家,并成為附近村民共同的老師。劉忠說,德勝村雖然通電早,但麻油燈、煤油燈一直不敢扔,那時一個月有十天八天在停電。即使有電,也不能隨便用,大家只有逢年過節才把40瓦的燈泡換上,一兩百瓦的燈泡只能秋收脫谷時,在炒房、磨面坊和榨油坊用。

           他從手機里翻出一張照片說:“這是十多年前用固定電話時使用的號碼本,一直在玻璃板底下壓著,后來搬家時拍下來的!闭掌,供電所的電話排在第四位。劉忠說:“只記得那些年常給供電所的同志打電話,一打電話他們就得去修電。后來,打得次數越來越少,再后來幾乎不打了。不停電了,咱還打啥電話?”劉忠爽朗地笑了。

          “雖然不打電話了,但這幾年跟供電所接觸卻越來越多!眲⒅以掍h一轉,“易地搬遷改造,德勝村的6個自然村整體搬遷,電網配套工程是供電所的同志們加班加點搶下來的,沒有電,我們住不了新房子!

          從1985年開始,劉忠先后為壩上農科所、張家口農科院、河北農業大學張北實驗站的科研項目提供服務和支撐,成為了先富起來的那批人。2015年,為帶動德勝村脫貧,劉忠被村干部請來擔任村里微型薯育種項目技術顧問和微型薯協會會長。他說:“貧困村崛起全靠電幫忙!目前,德勝村產業脫貧的龍頭有兩個,一個是村級光伏電站,一個是微型薯大棚育種。這兩個項目都和電密切相關!”

          光伏電站跟電網企業的關系十分緊密,微型薯育苗是時刻離不了電的,插苗、淋水等7道工序全靠電動控制,而且大棚內的溫度和排風設備全靠電調節!澳切┯酌绾軏少F,一停電就會死掉!眲⒅乙贿呎故臼謾C上的微型薯育苗照片,一邊解說著育苗、育種工藝與電力的關聯。

          2017年,德勝村擴大微型薯育種項目,新建大棚128個。為保證這些大棚能夠及時投運、為貧困農戶增收,張家口供電公司安裝了三臺大容量變壓器,保證大棚用電設備穩定運行。當年,德勝村人均收入實現1.1萬元,貧困村實現強勢崛起。

          屋頂光伏為村民增收

          小二臺村村民王貴江一邊默默地聽著兩位的講述,一邊考慮自己該說些什么!吧蠈W的時侯,我喜歡物理,尤其對電感興趣。電這東西看不見、摸不著的,但有時它也會有危險。馴服了它,它才會老老實實為你服務!”

          1984年,王貴江回村不久就當上了三個自然村的電工。王貴江清楚地記得,那時4個鄉鎮全接在一條10千伏的線路上,一有風吹草動線路就跳閘,村里三天兩頭停電。供電所的人四處拉梯接保險,一段一段試送,晴天一身風霜,雨天渾身泥水。

          不久之后,國家大力進行農網、城網改造工程。電力供應足了,小二臺村建起了面粉廠、油廠,大工廠逐漸替代了糧油加工小作坊。

          2003年,小二臺村終于有了35千伏變電站,充足的電力支撐起小二臺村及周邊鄉鎮蔬菜種植業、倉儲業的發展,更帶動了當地旅游業發展。太子湖、花田草海旅游度假村等項目又帶動了當地農家樂的發展,增加了農民收入。

          “最讓我自豪的是世界首座10千伏柔性直流變電站在我們小二臺村建成投運了。德勝村的500千瓦光伏電站和億利集團的5萬千瓦光伏扶貧電站就近接入柔性直流變電站,可直接供阿里云計算數據中心使用!薄班l親們開玩笑說,咱村的清潔電能是為現代物流網龍頭企業服務的。咱村的光伏電站‘打噴嚏’,他那邊的服務器就得‘掉眼淚’!”王貴江復述著鄉親們講的笑話,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2015年冬天,在國家支持分布式光伏發展的大背景下,密切關注電力科技發展的王貴江利用自家屋頂、庭院建成了5千瓦光伏電站。2016年,王貴江的電站除自發自用外,還產生了8千余元的收益。他瞇瞇地說:“現在,我家種土豆一年有七八萬的收入。光伏電站不僅給我帶來了增收,還讓我從一個電工當上了電網的‘供貨商’,實現了多年來的愿望!

          “四十年來,從盼電、缺電,到借著電力脫貧致富,最后再把電賣給電網。想起小時候的黑燈瞎火、衣不遮體、食不果腹,再想想現在帶著妻子說走就走的旅行……”王貴江看著自家房頂和庭院,閃閃發光的光伏板與藍天碧野交相輝映,滿載的綠色能源通過一條條銀線被送至遠方,開心地笑了。

        來源:網絡整理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