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數學 > “超級玩家”父子五年打造火車庭院 造價百萬

        “超級玩家”父子五年打造火車庭院 造價百萬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9-15 02:10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原標題:“超級玩家”父子五年打造火車庭院 造價百萬

        [休閑愛好 文藝生活]導語:“轟隆隆······嗚······”,伴隨著車輪與軌道的撞擊,一聲汽笛悠揚響起,一列火車駛上了交錯延伸的鐵軌,穿過隧道、鐵橋,向遠方的車站駛去,車外兩邊的月臺站牌、民居工廠、樹木草地也悉數隨之向后一閃而去······這不是哪列火車奔馳的真實場景,而是原華西醫大英語教師張久安同兒子、朋友一起,花了5年時間,在成都溫江親手打造的“火車庭院”。隨著火車模型的抵站,參觀者似乎也完成了一段時光倒流的旅程。

        木工房

        今年八月,關于“六旬老人打造火車庭院”的視頻、短文頻繁刷屏,不少網友為這個不跳廣場舞、不打牌的退休大爺叫好,然而,人們只將火車模型看做玩具,卻不明白其中的數理奧秘與魅力;只見到了場景布置生動有趣,卻疏忽了建筑模型的文化意義;只羨慕父子二人以夢為馬,卻不知道他們為此付出了什么。就讓我們一起參觀下這座私人的火車庭院吧!

        為愛好一擲千金,百萬造價火車庭院

        一走進張久安家的院子,無人不被地面上縱橫交錯的微型鐵軌、有序排列的建筑模型所深深吸引:水塔、煤塔、水鶴、點火房的出現讓人恍若隔世,仿佛置身于蒸汽機車的時代。63歲的張久安指著一排黃墻黑頂的小房子說,“這是車庫的模型,六扇庫門都是自動控制。所有的車都能通過這里駛上軌道!

        看過車庫模型,他帶記者來到真正放置火車模型的房間,“這是我們真正的車庫,因為不可能將模型放在室外風吹日曬!敝灰娢葑铀闹芏际且幻赘叩墓褡,透過玻璃柜門,可以看到幾條平行軌道蜿蜒在柜底,被擦得锃亮的G型火車模型一列列整裝待發,一旦接通電源,接到指令,它們便會有序出動。

        曾經的車庫

        而控制整個火車微縮世界的關鍵,則在庭院中一個小二層的建筑中。張久安的兒子張馳告訴記者,“這棟小樓的木架構基本都是我父親和我一同手工完成的。這些對于我們玩模型的人來說,都是小case。何況基礎建設時,我們捉襟見肘,每一分錢都得花在刀刃上!毙且粚邮悄竟し,一面墻上掛滿了手工工具,工作臺上還擺放著未完成的手工制品。二層就是總調度室,雖然只有一臺小小的電腦,但是可以對全院的火車模型進行調度。張馳說,“我們模擬的是現實中的火車調度,分毫不差,不像旁人想得那么簡單!弊叱稣{度室,來到觀景平臺,便可以俯瞰庭院,近四分之三的軌道狀況皆可納入眼簾。

        極目遠望,張久安指著稍遠處說,“其實我們目前只完成了擬定計劃的三分之一,還有許多細節沒有完善填充。之后還會細化,直到完整呈現出火車庭院在我們心中的樣子!

        眼前這片錯落有致的火車庭院動工于2013年,按照1:22.5的比例建造,室外軌道目前鋪設300多米,沿途景致大致有10多處!斑@個比例是火車模型界中的最大比例,只能放在室外,作專門的Garden Railway,一般只出現在公園、博物館,F在我們時間緊任務急,且經濟狀況有所好轉,所以能買則買!睆堮Y接著說,“軌道兩旁的建筑有些是直接買來按需求做二次加工,有些買不到的,只能自己動手做!倍谒磥,現階段的“自己動手”也不同于傳統意義上的匠人手作,“利用電腦進行繪圖,一些重復操作交給機械!睋浪,每做一個建筑模型大約需要上千個小零件,整個庭院的工程量還是很艱巨的。

        問及造價,張馳說,“300多米的軌道在1:22.5這個比例中就算是比較長的,而且又要考慮室外因素,就要求很多部件的可靠性能,便注定只能買最好的!苯又托牡匾豁楉椷M行了解說:“好多火車模型買不起,有的模型是幫別人改裝時送我們的,但拿回來還需要二次加工;控制設備只能從國外購買,其中還走過彎路;道岔要防水、防紫外線抗老化,也只能從國外買;軌道每鋪設21.6米,就要花費7500元!痹偌由翔F軌兩邊的景致修建,以及雜七雜八的費用,“一百萬元造價不是夸張!

        車庫中的動態模擬沙盤

        張久安父子坦言自己不是土豪,并打趣道,“我們初期建設的時候每天中午就是干啃烤饅頭。不過人總得有所追求吧,各有所好,我們不過是為愛好一擲千金!

        將私家車趕出車庫,做當年全成都最大的火車動態模擬沙盤

        談及父親張久安對火車模型的這份癡愛,時光還需要倒流至24年前,那時張久安還在澳大利亞留學。有一天行走在街頭,張久安被一家賣火車模型的商店所吸引,看著玻璃櫥窗內精致的機械小火車行駛于軌道之間,他被這種新奇的玩法所驚呆;貞浧甬敃r的場景,張久安依舊難掩興奮的神色。離開之前,他乘坐火車進行環澳旅游。途中遇到一位畫家,談話間,張久安得知對方曾在鐵路系統工作,雙方聊得十分投機。他笑稱“這次談話是我第一堂火車及鐵路知識的啟蒙課”。

        回到國內,張久安拜托朋友從美國寄回來一輛火車模型!澳鞘俏业谝惠v車,只不過后來兒子也玩上火車模型,被他耍壞嘍!睆埦冒步又f,“回來之后,我也有機會去到美國,發現那里玩火車模型的人比比皆是,自然而然就更有興趣了!

        然而國外制作的火車模型終究是遠水解不了近渴。2002年,張久安驚喜地發現國內也有專門生產火車模型的品牌?珊镁安婚L,第二年該品牌就因為銷售業績不理想要撤出成都市場。由于沒有了購買渠道,張久安便致電該公司在上海的總部,希望咨詢其他購買方式。對方回復道,“雖然在成都的銷售點撤了,但貨物還沒有運走,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全部買下來,我們允許你做一個代理商!

        張久安和他的火車庭院

        在2003年,火車模型大概是一百多元一節車廂,三百五十元一節車頭。當時經濟并不充裕的張久安沒有考慮太多,借了兩萬元,再加上自己的五千元,將柜臺上所剩下的模型全部買下。張馳回憶道,“大約買回來一百多節車廂,四五十節車頭,還有一些軌道、小人。我父親當時就是擔心以后買不到,或者不方便買,所以借錢也要買下來!

        這些模型被張久安妥善放置在一個十平方米的儲藏室內,他有空就拿出來把玩一番。而成都的火車迷也不在少數,就在他們以為成都難以買到火車模型的時候,意外得知張久安這里還有一些存貨,就登門向他購買,生意就這樣漸漸做起來了。

        2007年,為了建造一個動態模擬沙盤,張久安將自己的私家車趕出了二十平方米的車庫,反而讓這里成為了火車模型的天下。六平方米的動態模擬沙盤幾乎容納了所有鐵路元素:涵洞、隧道、交叉搭扣一應俱全,鐵軌旁的草地、樹林、池塘、公路應有盡有,還有不可或缺的火車站與機務段。

        張久安回憶道,“那個沙盤是我歷時一年根據寶成線成都至西安段的部分實景,按照1:87的比例進行復建的,候車站臺是重現了之前的青白江火車站。由于資金短缺,那時我是能自己做就自己做。涵洞、隧道、路基都是用泡沫一點一點雕刻出原始模子,隨后在上面按照石頭的形狀澆上石膏,再上色、貼草皮,力爭都和鐵路邊的景物一模一樣!

        張久安坦承自己并未學過設計與規劃,只是憑借著照片資料以及自己的記憶,一段段慢慢做再拼裝起來。沙盤完成之后,張久安以自己的居住地,為其中的車站起名為“中央花園站”,該沙盤也成為當年全成都最大的火車動態模擬沙盤,吸引了不少火車迷前來參觀。

        德國友人加入,三個人各司其職作業流水線

        2009年,正在成都工作的德國裝配工程師霍夫曼恰巧在網上看到了張久安所制作的動態模擬沙盤,同為火車迷的他沒有想到能在中國與火車模型再續前緣。他請妻子致電張久安父子,“我丈夫也愛玩火車模型,不知可否前去參觀一下?”張久安立即應允,沒想到兩人一見如故,不久就成了朋友。

        張馳解釋道,“在火車迷的圈子中,外國人往往玩大比例模型,比如1:22.5的,而中國人由于資金、場地等因素的制約,普遍都玩小比例的,比如1:87的;舸鬆斣诘聡鴷r,玩的正是大比例火車模型!

        正巧同年,張久安在成都溫江買了一處150平方米的房子,附帶300平方米的院落。彼時這里還非常偏僻,張久安也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在這里建起一片火車庭院。但與霍夫曼的相遇,讓他開始對建造大比例動態沙盤心動了。當他拿到溫江房子的鑰匙,張久安像個孩子一樣興奮地在院子中踱來踱去,準備大干一場。

        而一同加入這個隊伍的,還有德國友人霍夫曼,以及張久安學計算數學與應用軟件的兒子張馳。

        大學畢業后,張馳的工作經歷并非一帆風順。求職時,常有公司問他是否會編代碼。學過基礎數學與軟件工程的他,就只能很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只會一點,我主要學理論的!北M管難以找到專業對口的工作,張馳也不愿意放棄學了四年的專業。做什么能用上自己的專長呢?他立即想到了火車模型調度這個行業。

        但當他向一家德國企業投出簡歷后,對方以“中國玩火車模型的氛圍不強,恐怕你很難讀懂我們的設備說明書”為由,企圖拒絕張馳。在張馳看來,對方的拒絕也在情理之中,因為火車模型調度絕非常人所想的那樣簡單,而是與火車真實調度的情況比較貼近,也要考慮道岔怎么聯動,如何安排控制線,以及閉塞空間等一系列問題。

        霍夫曼了解到張馳的困難后,用自己的人格為他進行了擔保,請該企業主管讓這個年輕人試一試!爸髮Ψ浇o我發了一個技術文檔,也就是操作手冊,我印象很深刻,一共兩萬八千字,”張馳回憶道,“里面是一些簡單原理,讓我譯成中文!眱蓚月后,翻譯完成,張馳不僅提交了手冊的中文版,還一并附上了自己在原文中所發現的錯誤對照表。如此,張馳發現了能讓自己有所作為的領域,用他自己的話說,“與其為大眾重復,不如為小眾創造!

        在張馳看來,父親、霍大爺與自己三個人各有分工,各司其職,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手工匠人,更像是一條流水線。每天早上,三人便齊聚在工作室,一邊喝咖啡,一邊探討工作計劃。往往先由霍夫曼提出模型修建的標準,之后再由張馳根據這一標準,電腦輔助繪出草圖、三維圖、三維爆炸圖,在此基礎上來論證標準的可實現性,并輔之考慮加工、裝配的困難程度。論證無誤后,張馳再拆分出零件加工圖,送至工廠生產模型零件。最終由張久安負責組裝。

        而這種流水線式的流程,張久安透露,“霍夫曼功不可沒。他是德國一個世界五百強鋼鐵集團的援華專家,退休前級別很高,專門負責驗收裝配。有了他,我們不僅進度更快了,設計可靠性也得到了提高。而張馳的加入,更讓我切身感受到火車模型領域中科技的魅力!

        火車庭院其實并不簡單,希望懂的人來看

        有人將張久安的火車庭院稱為是現實版的多多島,張馳認為這并不確切,“盡管二者比較相像,但多多島設計的初衷是為了讓孩子觀看,而我們設計的火車庭院其實希望是懂的人來看。外界總會把我們的庭院想的非常簡單!

        可實際上,火車庭院的每一處都耗費了設計者的心血。比如泊車轉盤,張馳介紹道,“蒸汽機車只有一個車頭,轉盤也是為了節約蒸汽機車停泊時的占地面積,裝配好后,轉盤可以實現自動對位,精度是0.5毫米!倍c之配套的車庫設計標準就更高,繪制圖紙大概就花費了他600多個小時。

        “車庫我們做的是一個彈性設計,”張馳解釋道,“它長度可以調節,左右也可以任意添加車庫單元。只要有場地,就可以裝配成360度或者270度的大車庫!币惨蛟O計的難度大,那一年的春節,他幾乎就是在霍夫曼家度過,“電視上放著春晚,我們低著頭改圖紙!睆堮Y如是說道。

        在三個人的齊心協力之下,眼前的火車庭院初具雛形。而這其中所附帶的經濟價值也日益凸顯,張馳解釋說,“我們這里就是一個火車調度的試驗場。所產生的實際經驗以及科學成果,都可以作為商用場景以及相關教學的參考!

        就拿鐵軌來說,國內能夠調度幾百米的軌道就算難能可貴,而張馳已經接觸過好幾公里的鐵軌調度,深知鐵軌在火車調度中的關鍵性,而目前全世界可靠性最高的軌道就是由他們向國內同行進行提供。

        火車模型亦如是,“一個火車模型生產出來之后,只是一個車殼加一個直流電機。買來之后,我們會先給它添加一個控制部件。該領域國內比較薄弱,中國公司目前還無法與國外公司抗衡,”張馳繼續說道,“盡管中國高鐵已經走向世界,但那是剛需,有整個國家作為后盾。一些領先技術,我們民間既不可能有渠道購買,也不可能承擔得起。而火車模型調度行業在國外已有近百年歷史,三十多年前就制定了行業標準,相比之下,國內起步晚,市場需求小,發展較緩慢!

        當談到未來的發展時,張馳滿懷激情地介紹了目前正在著手進行的兩個項目:可以逆向測繪的文化古建模型,采集火車的聲音。對于前者,他坦言靈感來源于德國,“二戰時,紐倫堡的許多歷史建筑被毀,檔案館也不復存在,但他們根據民間的照片、模型,復建了一些古建。所以,二戰后,興起了建筑模型行業,通過精確測繪歷史建筑,生產模型,銷售給大眾,實際是將古建的尺寸藏于民間。有朝一日,如發生不測,那么只要還有一個人在,整座城市都不會被摧毀!

        而他最想復建的是全世界唯一一座哥特式的火車站——青島老火車站,成都當地的地標——華西壩的老鐘樓,以及自己父親的出生地——成都陜西街147號民區。張馳吐露心聲,“青島老火車站早已被拆除,而成都位于地震帶上,萬一老鐘樓坍塌,是否還有復建的可能?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至于采集火車的聲音,他說,“這是最為急迫的,今年我國將退役三款火車,這就意味著我們再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睆堮Y并不同意普通人對火車聲音的怨聲載道,在他看來,這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必然產物,“影視作品中的火車聲音難道就是真正火車的聲音嗎?有沒有人想過不同型號的火車,所發出的聲音也是不一樣的?隨著無線電成為趨勢,有誰還會了解在無線電產生之前指令與聲音的關系?我們沒有想過,不代表國外沒有人思考。比如英國、意大利,就已經基本完成了自己國內所有車型聲音的采集,那我們是不是也該有所行動?”

        也有人對這對父子的想法嗤之以鼻,“不過是一個玩的東西,何必那么較真?”對此,張馳撓撓頭,“我現在以此為事業,全身心都撲在這上面。我父親說,人就活一次,對所愛好的能較較真,也是一種幸福!

        “超級玩家”父子五年打造火車庭院 造價百萬

        來源:網絡整理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