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歷史 > 歷史閱讀 > 對談︱為什么中國缺乏關于戰爭的歷史書寫

        對談︱為什么中國缺乏關于戰爭的歷史書寫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9-15 04:34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2018年3月31日,清華鄴架軒書店舉辦了一場關于中國古代戰爭的讀書沙龍,對話嘉賓一位是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侯旭東,另一位是《南北戰爭三百年:中國4-6世紀的軍事與政權》(世紀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年2月)的作者李碩。李碩,畢業于清華大學歷史系,目前在新疆大學從事中古軍事史、歷史地理和邊疆民族問題的研究。本文根據沙龍速記稿節選、整理。

        對談︱為什么中國缺乏關于戰爭的歷史書寫

        讀書沙龍現場

        為什么研究古代戰爭?

        李碩:《南北戰爭三百年》是關于中國古代戰爭的,具體時段是魏晉南北朝時期。其實,整個古代的冷兵器戰爭區別不大,火藥兵器沒有普及之前,步兵、騎兵基本作戰都差不多。那么,我為什么研究這個題目呢?因為,我搞不清楚,中國古代打仗是怎么打的。我小時候電影、電視劇不太普及,關于古代打仗的認知是聽評書聽來的。那會兒覺得古代打仗好像是兩邊排兵布陣,然后各自出來一員大將,騎著馬,大戰三百回合,有時候一天打不完,第二天接著打,終于一方把另一方斬于馬下,贏得一聲號令,蜂擁而上,基本都是這種敘事模式。

        侯旭東:不光你這么理解,我應該比你大幾歲,我理解的戰爭也是這么打的。我也是從小聽評書長大的,我們也很少問戰爭怎么打,雖然我們歷史研究經常碰到戰爭問題,包括我自己寫論文,還專門統計過魏晉南北朝時期戰爭多少次,出了多少兵力,但是也沒有考慮過戰爭怎么打。我看除了演義小說,就是《上下五千年》一些故事里會講的比較詳細,但是這可能都是演義版,不一定真是仔細討論、研究過戰爭的問題,你這個問題,其實是突破前人的問題。

        李碩:關于中國古代戰爭還有一種敘事是非常神秘的。八卦陣、青龍陣、白虎陣……就像奧運會開幕式、閉幕式表演一樣,有人指揮,這都是我們傳統的敘事模式。我什么時候有點產生懷疑了呢?印象最深的就是電影《勇敢的心》,你看影片中的冷兵器戰爭,騎兵怎么打步兵,跟歷史演義小說講的是完全不一樣,視覺沖擊力大,而且給人感覺很真實。我看了電影之后,開始想研究這個問題。當時還沒有讀碩士、博士,沒有正式做這個題目,但是看了西方人寫的古代戰爭的歷史。西方這方面確實比我們發達。凱撒打北方蠻族寫了《高盧戰記》。高盧就是現在的法國。大家覺得現在法國發達,但那時候都是野蠻人。后來,羅馬內戰,凱撒又寫了一本《內戰記》。不只是凱撒,還有古希臘、古羅馬的軍事將領和戰爭親歷者,他們都是史學家,寫了很多書。

        對談︱為什么中國缺乏關于戰爭的歷史書寫

        《高盧戰記》《內戰記》

        我看他們的書,感覺他們描述的戰爭:第一,不像我們想象的神秘、花哨;第二,操作性和視覺再現性非常強,他描述具體戰場環境,山在哪,河在哪,敵人有多少、什么方位,我軍多少人、什么方位,而且我軍分成幾個方陣,敵人哪幾個方陣,分別誰對著誰,戰爭開始之后每一步怎么進行,向左挪一下,向右挪一下,騎兵什么時候沖出來攻擊步兵,這些寫得非常詳細。但是中國古代比較缺乏這么詳細的戰爭記載。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如果熟悉歷史的同學知道,《左傳》對于戰車打仗,寫得還比較詳細,有點像凱撒的《內戰記》,畫幾個圖,當時幾個軍隊在什么方位,誰先進攻,誰怎么運動,能夠把這個過程記載再現下來。但是《左傳》之后再也沒有,《史記》對戰爭的描寫也很少,甚至是最經典的,之后開創了西漢王朝的垓下決戰,也沒有詳細記載。所以研究生期間我就想把中國古代的戰爭作為一個研究,或者努力再現的對象。

        這個確實難度很大,因為正史記載很少,民間的演義文學又渲染和變形太多,而且這種變形和渲染一直在繼續。明清時期有《水滸傳》、歷史演義小說,后來變成武俠,展現的都是奇奇怪怪的招數。所以我這個研究一定程度上為了支持這種復原和再現。

        中國古代為何缺失戰爭書寫?

        侯旭東:其實中國古代戰爭非常多,為什么我們在傳統史書里(除了《左傳》),真正記載的又那么少,包括兵書,我們流傳下來的也不多。你怎么想?

        李碩:我專門思考過,但是這本書里沒有專門的篇章去寫。為什么西方人能做到這么詳細的記載,我們中國做不到?從源頭上說,《左傳》是有的,那春秋時代為什么有?我的想法是,因為春秋是貴族時代,有點像歐洲中世紀的貴族,他有文化,他也得打仗。貴族很大程度就是武士,歐洲中世紀叫騎士。春秋時代的貴族也有騎士性質,所以能文又能武,但是都干不太好。這些人打仗的時候,也是各國貴族帶著自己的戰車和屬下的百姓參戰,他們是打仗的主體。而回來之后把這些事情記錄下來的,也是這些貴族,他們畢竟親歷過,所以知道?上У氖,我們從戰國開始搞變法,人才就專業化了,文臣就專門練習治國安邦,寫點文章,武將就專門去打仗。但是那些武將都沒有文化了,很多人不識字,你讓他自己寫,他寫不下來。文人有文化,他能寫,但是沒有上過戰場,這是中國比較古老的職業分工、文武分工導致的局面。而西方有戰記的傳統,是因為他們沒有這個分工。這可能是中國和歐洲西方文化傳統上很大的不同。

        侯旭東:你講的當然有道理。特別像羅馬,羅馬出征的將軍是臨時任命,實際上他有文化,原來有別的事兒。另外羅馬皇帝經常親征,所以不少皇帝死在戰場。中國皇帝能打仗的人,除了開國皇帝,非常少,后面像清朝的皇帝,某種意義上有騎射傳統,其他朝代我覺得基本上就不行。除了這個之外,剛才李碩講的文武分工,這個可能出現的比較晚,其實漢代的時候,將軍還是臨時性的職務,經常會用郡太守或者九卿出征,所以還是文武兼備,臺灣有學者專門寫過漢代的官員形象,文武兼備。除了文武分工,我覺得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可能和儒家傳統和道家傳統有關,他們比較反對戰爭,不愿意寫戰爭,“兵者,兇器也”,如果太渲染戰爭,對他這套思想傳播可能會不利。我記得有一個學者專門寫宋代文章,大概西夏和宋打仗,北宋實際勝利了,但是大臣給皇帝上報時說打敗了,就是騙皇帝說,戰爭很危險,戰爭是失利的。所以,這些士大夫自己的觀念不但對當時政策有影響,甚至對當時歷史書寫也有影響。比如《左傳》那個時代到漢代以后,儒生把持了政權,然后他們掌握了歷史書寫,恐怕在這個問題上會有一些思考,或者影響當時的書寫。但是其實這個問題不太容易說清楚,恐怕很多因素都會起作用,這也是我自己問你時想到的一點可能性。當然這要論證起來可能得再寫一本書,這個問題比較復雜。

        李碩:侯老師說的問題確實也很重要,中國正式的文武分家,可能要到唐代的科舉制,因為考科舉出身的人,就沒有通過戰爭得到鍛煉的可能性。但是科舉普及之前,其實還是有一點文和武都搞一點的機會,但是這種背景下也沒有產生反映戰爭特別詳盡和具有操作性的作品,所以一方面是職業分工,另外有文化根基的東西。儒家思想肯定也有很大的影響,這還是需要學術界繼續把這個問題挖下去。

        侯旭東:我補充一下,清華歷史系老前輩雷海宗先生專門寫過一本書叫《中國文化與中國的兵》,他認為中國東漢以后就成了無兵的文化,不重視軍事、武力這些,這種現象恐怕是有一點。你看到魏晉南北朝以后,其實戰爭很多,但是武將的地位很低,這個傳統恐怕是源遠流長,到隋唐、宋代恐怕也是,只有到北方民族建立了政權,地位會高一些,在漢人統治下都不太受重視。

        對談︱為什么中國缺乏關于戰爭的歷史書寫

        《中國文化與中國的兵》

        戰爭≠軍事:歷史研究的另一視角

        李碩:在中國的學術傳統中研究戰爭的不太多,原來習慣叫軍事史。其實軍事和戰爭有重合性,但不完全一樣,為什么呢?戰爭就是要打仗、死人,但是軍事是國家維持軍隊一整套,主要是制度方面的東西,和平時期也有軍事,因為得養軍隊,得訓練。而歷史學者研究軍事史比較多,比較側重制度方面,尤其和平時期,因為和平時期才講制度,真正打仗時期有點顧不上,仗越大越顧不上。如果天下大亂,就沒有什么制度。什么征兵制度,抓就行了,看到壯年就可以抓,糧食也不用通過后勤,老鄉家誰有,為軍隊做點貢獻吧,就拉走了。所以戰爭和軍事不一樣,軍事主要展現制度層面的東西,戰爭涉及到和人有關一切方方面面的東西,都在戰爭中有所體現,都在影響戰爭。所以,我覺得戰爭史研究不光是研究打仗本身,也是一個觀察角度,就是我們怎么看待人類社會。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都被我們的學科研究劃分成條條塊塊,互不來往,但是通過戰爭視角會發現它們都在互相影響,都是一體的。

        比如研究人類社會或者歷史,最簡單的,政治、經濟、文化,但是研究戰爭會發現這些因素都在起作用,本來戰爭就是政治的繼續,政治家決定打仗或者不打仗,和政治聯系非常緊密。有時候一個王朝本來不想打,但是各種矛盾解決不了,發生內戰了,那這是對政治直接的影響?赡艹鰜硪粋統一戰爭,出來草莽英雄,把別的草莽英雄消滅掉,又重新建立一個王朝、新政權,這就是戰爭對政治最直接的影響。其他的經濟文化也是,因為戰爭需要后勤補給,會對經濟產生影響。但是戰爭本身會帶來新的科技手段,原子彈、飛機都是戰爭發明出來的。所以戰爭、經濟都有非常復雜的聯系和互動關系。

        這是我們原來研究歷史學科大家很少關注的一個方面,原來分得太細了,分成不同領域,但是沒有想到這些因素都是互相影響,都是可以放在一塊研究的。這我倒是覺得是戰爭帶來的新的歷史觀。

        對談︱為什么中國缺乏關于戰爭的歷史書寫

        《南北戰爭三百年》

        侯旭東:李碩講到戰爭應該作為研究歷史的一種視角,這個非常重要,在我們傳統中國史學,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都不是太重視,所以軍事史、戰爭史基本都是軍科院的人來做研究,一般都當作背景,像研究政治史就講結果,對過程不太講,而且對戰爭的意義更不太重視。因為受我們經常接受的觀念影響,覺得經濟和其他方面更有決定意義,不會把戰爭的作用看得太重。但是實際上我們完全不能輕視戰爭,當然不一定是一場戰爭。有時候一場戰爭也起決定作用,像淝水之戰很重要,本來前秦軍隊整個規模、氣勢都很強大,如果一旦勝利就又南北統一了,但是時機把握不當,而且戰爭中有偶然因素,前秦潰敗了,等于挽救了東晉,把分裂局面延遲了。

        其實長期的戰爭在歷史中作用非常大,韋伯在《儒教與道教》這本書里專門講到,他認為中國最理性化的時代是戰國時代,那幾百年的戰爭逼迫各個國家改變自己,為了生存必須要在制度上做各種各樣的變革,等于促進了制度的變化。這個說法非常重要,所以后來開啟了西方學者研究從中世紀晚期到近代的變化。其中有一派學者非常重視戰爭的作用,特別是英法、三十年戰爭等等,長期戰爭造成的財政壓力,迫使他們財政上、制度上改革。銀行的發展,君主和金融家關系的調整,還有制度方面的調整,一系列偶然因素加在一起,等于促成了近代西方的形成。這其實是一種很重要的觀察角度,也從側面幫助你進一步認識戰爭的作用。

        韋伯說:“近代歐洲是歷史上不凡的例外,特別缺乏一個和平化統一帝國的人物!逼鋵嵈笠唤y在他看來窒息了合理化的發展。然后說:“存在于各戰國諸侯相爭時代的理性化驅動力,在帝國統一或者不復存在,原因尚不只于此!逼鋵嵱謴娬{了戰爭是你死我活的局面,而且是長期戰爭,不是一場決定勝負,大家要活下來必須逼著你,就像商場上的競爭一樣,職場上的競爭也是你死我活的,其實會促進大家去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等等。戰爭也是這樣,它的作用其實我們不能小視,但是過去歷史研究中常常會忽視這些東西。

        李碩的書恐怕會刺激大家,帶領大家從新的角度或者將更多的精力投入戰爭的研究,包括這本書第三部分講到戰爭和國家政權的關系,其實就是跳出具體戰爭討論國家制度,還有發展之間的關系,這些其實都是很重要。

        李碩:侯老師引用的韋伯這段話,我印象中好像有些學者也從更重要的意義上進行過歸納。比如他們討論,為什么歐洲西歐最先走進了近代化、現代化、工業化,然后去殖民全球,把全球帶入了現在這個時代。有人總結這個根本原因,可能因為那會兒歐洲是小國競爭,不是大一統,所以都爭著勝過對方,所以爭著要造船,開發海外的新大陸,搶金子、搶銀子,搶各種東西回來,要發展商業賺錢。這可能是歐洲帶領世界走向近代的因素。

        從這個方面來講,戰爭帶來的思考很多,包括中國戰國時期社會各方面的博弈,社會的進步和變遷,是非常明顯的。

        來源:網絡整理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