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歷史 >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9-15 02:57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您現在看到的,可不是什么雜技表演,或者是刺激的游樂項目,而是一些地方長久以來的出行工具:溜索。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在我國西部一些偏遠山區,有的村落沒有修建橋梁,不管是大人小孩,出行只能靠溜索飛渡。有的溜索高達一二百米,下面就是深山峽谷,滔滔江水。出趟門,不僅十分不方便,而且還很危險;就算這樣,如果遇到刮風下雨天氣不好,還走不了。溜索,鎖住了山里人的出行路、致富路。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溜索是一種渡河工具,它是以鋼索或粗繩,連接山谷兩側,人們可以從山上溜過河谷。這些在一般人看來刺激、有趣的溜索,對于很多山區老百姓來說,卻是他們出行最主要或者是唯一的交通工具。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2015年7月11日夜里9點,記者在云南省巧家縣鸚哥村拍攝到,一位82歲的村民突然身體不適,需要緊急送往醫院救治,費了很大的勁兒,村民們才用溜索把老人運送到了對岸。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鸚哥村地處烏蒙山區,背靠大山,緊鄰金沙江,落差高達幾百米。鸚哥村的溜索,兩根直徑約五六厘米的固定鋼索連接兩岸,溜筐吊在這兩根鋼索上。因為這里是鸚哥村,這條溜索也就被村民們稱為鸚哥溜索。鸚哥溜索高達260米,長達470米,不僅是金沙江上最高的溜索,也是亞洲最高的出行溜索。鸚哥村的村民要想出行,就要依靠溜索到對面的四川涼山,再轉乘汽車,就連村民生病這樣的緊急事情,也不例外。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蔣世學、張世春夫婦

        蔣世學和老伴張世春在這里開溜索已經20年了。1998年,他們和村里的其余9戶人家一起,合伙修起了這條溜索。最初,溜索需要用人推著過江,2011年,鸚哥村通了電,溜索改成了電力驅動,再也不用人工推了,但是,還是有很多麻煩,比如遇到冬季峽谷風大,鋼繩會絞在一起,到了江中間的溜索就會懸停在空中,非常驚險。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鸚哥村

        交通不便的村莊很難留住人,大部分村民都離開了,現在還在村子里的,只有不足400人,而且基本上都是老人和小孩。已經60歲的李陸貴算是村里的年輕人,他說,在村里蓋房,所有材料都需要先運送到對面四川的公路上,然后再通過溜索運送到村里,成本要比其他地方高出很多。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村民李陸貴

        所以,在這里修起一棟房屋需要更多的錢,更多的時間。

        記者在2015年6月拍攝到一幢建蓋了不到一半的房屋,而當記者在2017年4月11日再次來到鸚哥村時,這幢房屋才剛剛打好頂板。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2015年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2017年

        像鸚哥村這樣類似的情況,在云貴高原還有很多。由于地勢崎嶇,山高路險,一些沿江而居的群眾,因為大江阻隔,祖祖輩輩都是靠著一條溜索過江,這樣不僅非常不便,而且還具有一定的危險性。調查數據顯示,云南省2015年以前仍在使用的溜索單邊合計總長1.7萬多米,分布在昭通、文山、怒江、迪慶等11個州市,涉及近百萬人。

        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副教授鄒立波說,在一些河谷地帶,溜索是最簡便的,成本最小,但危險系數很高,而且時間久了,溜索也會斷裂。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怒江流經云南福貢縣,把沿江的拉馬底村一分為二,村里人過江的通道,就是這條100多米長,距江面距離有30米的溜索。鄧前堆是這個村的醫生,為了給村里人看病,他在這條索道上來來往往了20多年,他和村里人感受了不少溜索的艱難。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鄧前堆醫生

        有時候,村里人半夜突發疾病,鄧前堆接到電話就得趕緊滑索道去救人。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僅靠一個滑輪,一條繩子,在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下渡江,一旦出現意外,后果不堪設想。

        四川涼山金陽縣對坪鎮的溜索就曾經出現過危險的情況。2016年有一次溜筐走到江中間突然斷了一根鋼繩,在中間停了兩個小時。雖然最終是無人傷亡,但當地政府考慮到安全隱患還是關停了溜索。

        那么,既然這么影響百姓的生產生活,為什么以前這些地區沒有修路架橋呢?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四川公路設計院總工程師牟廷敏

        四川公路設計院總工程師牟廷敏告訴記者:“一個是設計上,那個時候在20年前建鋼筋混凝土拱橋的跨徑都沒有超過150、160米,你要在那么困難的地方建一個300米級的鋼筋混凝土拱橋,實際上沒有技術支撐,你要去探索,這個是技術上的難題。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第二個由于當時路都沒有修通,如果到那些地方建這么大規模的橋梁,無論從技術上和經濟上都非常難。由于運輸條件不通,技術傳達不進去,路途時間非常長,那時候沒有辦法發展的。”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為了消除群眾溜索出行安全隱患,打破因交通不便帶來的發展瓶頸,這路一定要修,橋也必須要架。在具備了“溜索改橋”的條件之后,2013年,交通運輸部和國務院扶貧辦聯合編制了《“溜索改橋”建設規劃》,在四川、貴州、云南、陜西等7個。▍^)進行大規模溜索改橋的工作。規劃中提到,以通行為主要目的的溜索將全部改建成安全便捷、高質量的橋梁,有效改善當地人民群眾的出行條件,基本結束“溜索時代”。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2018年9月1日,隨著最后一車混凝土澆筑完成,橫跨金沙江的一座大橋橋面正式貫通,橋長391.9米,一頭連接四川涼山金陽縣對坪鎮,一頭連接云南昭通巧家縣東坪鎮。目前,四川77個“溜索改橋”項目全部建成。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村民李發軍

        在四川綿陽北川彭家村,村民李發軍正在忙活著,他家種植的幾十畝梨正打包裝箱,即將發往外地進行銷售。李發軍說,大橋通了,彭家村老百姓的感受,首先是水果運輸方便,大小車、三輪車可以把各種產品運出去。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金寶橋

        李發軍說的大橋,指的是金寶橋。金寶橋在2014年底通車,是四川省“溜索改橋”項目開始后第一座通車的大橋。在“溜索改橋”項目實施之前,這里僅有兩條來回滑行的溜索和一座簡易的索橋供當地群眾渡河,而且使用頻率非常高,村民們出行經常要排隊等候,不僅給兩岸群眾出行帶來不便外,更讓產業得不到發展。村里的礦產資源和經濟作物,就是因為無法通行車輛,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沒有得到有效的開發和利用。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2013年5月,“金寶橋溜索改橋”項目正式啟動,橋修通了,老百姓的經濟作物能賣一個好價錢,還使得國家4A級景區九皇山二期項目落地彭家村,以前鮮有人至的小山村,頓時成為了游客的熱門目的地。

        李發軍說,景區帶動了農家樂,他一年收入達到了二三十萬元。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溜索改橋”不僅有效解決了兩岸群眾安全出行難題,也拉近了地域之間的距離。隨著偏遠地區交通基礎設施條件的不斷完善,山區群眾也在加快著脫貧攻堅的步伐。

        鄒立波認為:“這是一個脫貧致富的關鍵,隨著交通改善,是他們跟外面的世界拉近的一個橋梁,或者一個坦途,溝壑變坦途這樣的一個過程。”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在一些貧困地區,改一條溜索、修一段公路就能給群眾打開一扇脫貧致富的大門。”當一條條溜索漸漸成為人們的記憶,當一座座大橋飛架天塹,越來越多的山里人跨過了深山峽谷,越來越多的綠色產業也開進了大山。當然,橋架了路通了,只是改變偏遠山區貧困現狀的第一步。怎么樣利用好山區的資源,怎么樣調動大家的積極性,因地制宜脫貧致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上一頁1下一頁

        網絡編輯: 邵小喬

        相關新聞 要致富先修路,依舊是適合中國版1號公...    
        該給“懸崖村”修路嗎   昭覺縣公路管理局副局長袁文彬算了一筆賬:“測算下來,‘懸崖村’修條路需要投資4000萬元,...  

        評論4條

        評論發送中,請稍候

        1234

        別了,溜索!曾經讓人揪心的這條路,終于成歷史了!

        來源:網絡整理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