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化學 > 高世揚院士:“鹽湖需要我,我需要鹽湖”

        高世揚院士:“鹽湖需要我,我需要鹽湖”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9-14 23:24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提起鹽湖科技事業的發展,鹽湖巨變令人贊嘆的同時,在鹽湖上創造卓越業績的幾代科學家必將在歷史長河中熠熠生輝。中國科學院青海鹽湖所高世揚院士就是其中一位。

        高世揚院士(1931-2002)

        高世揚院士(1931-2002)

          高世揚(1931-2002),四川省崇慶人,中國科學院院士,鹽湖化學家,鹽湖成鹽元素化學奠基人。主要從事鹽鹵硼酸鹽化學、硼酸鹽水鹽體系熱力學非平衡態相圖與溶液結構化學的研究以及鹽湖資源開發應用和產品高值化研究工作。繼承和發展了鹽湖化學,形成了鹽湖成鹽元素無機化學研究領域,特別是在鹽鹵硼酸鹽化學研究方面具獨創性。一生致力于揭示鹽湖化學的奧秘,把畢生精力奉獻給了鹽湖科技事業。

          書癡“高斯”志存科研

          一個人的人生歷程往往在很小的時候就決定了。在高世揚讀小學時,正是日寇在廣袤的中華大地上瘋狂施虐的悲慘年代,作為大后方的四川也未能幸免。1940年7月至8月,肆無忌憚的日機幾乎天天竄入天府之國進行掃射、投彈,刺耳的警報聲不時提醒著人們災難的來臨。眼睜睜看著日本侵略者的肆意轟炸,而國人卻毫無還手之力,那種慘像給高世揚幼小的心靈留下了夢魘般的創傷和揮之不去的陰影,落后就要挨打的思想深深地植入到他的靈魂。

          在他看來,外國列強之所以屢屢侵略泱泱中華,都是由于國家經濟和科學發展落后的原因,這強烈地激勵了他年幼的愛國心,“科學救國”的夢想種子牢牢扎根在他心里。

          高世揚的學生時代用“學霸”來形容也不為過,因為他從小學、初中、高中到大學都是跳躍式前進的,也就是沒讀完小學就考上初中,沒讀完初中就考上高中,他的中學時代是在當年四川最好的私立樹德中學度過的,他對化學的喜愛也是在樹德中學時萌芽的,良好的學風和教學水平使高世揚形成了勤奮好學、刻苦鉆研的習慣,并伴隨他的一生。1950年,高世揚以優異的成績跳級考入四川大學。

          高世揚有個綽號叫“GAUSS”(音譯:高斯,磁感應或磁場的單位),關于這個綽號還有個故事:高中生活的某一天,同學來房間里找他,躡手躡腳的觀察了好一陣子,正在里面讀書的他居然沒有任何察覺,“你在看什么呀?” 同學說“書像磁場一樣的吸引你,就叫你‘高斯’好了!” 從此,“GAUSS”這個綽號廣泛傳播,一直傳到了大學里。

          “書癡”高世揚經常從早晨開始捧著一本書讀到天黑,達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即使吃飯時也是心不在焉,標準形象是:一只手撥拉著碗中的飯菜,另一只手扶著飯碗的同時肘部壓著書的一角,而眼睛則是死盯著書看,一天都不休息。

          三年大學生活,高世揚沒有離開過學校,沒有買票看過電影,沒有花錢買過衣服褲襪,但卻在這三年里,他通讀了川大圖書館藏的所有化學書籍和中外歷史上許多化學家的傳記作品,這些積累為他從事化學科研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生情深獻鹽湖

          一個人能否成功,不僅僅是個人的努力,還與國家需求、人生際遇有很大關系,在這方面,高世揚無疑是幸運的。1953年,由于國家對建設人才的需求,高世揚提前畢業,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長春應用化學所。也正是在這里,高世揚遇到了指引他走上科研道路的一盞明燈——柳大綱教授,起初,高世揚在柳大綱領導的熒光料課題組從事分析工作,在此期間,他不斷鉆研“分析化學”“化學熱力學”“化學動力學”“結構化學”“量子化學”等課程及英文專著,為他今后從事資源無機化學和鹽溶液化學的研究奠定了基礎。

          1957年,跟隨柳大綱調入中國科學院北京化學所工作的高世揚加入柳大綱組織領導的中國鹽湖科學調查隊,進入青海省柴達木盆地進行多學科綜合考察,在青海察爾汗鹽灘公路旁鹵坑中發現光鹵石,在大柴旦湖表鹵水底部沉積中發現柱硼鎂石,這為后來青海鉀肥廠和大柴旦硼砂廠的建立提供了依據。

        1990年高世揚在大柴旦鹽灘

        1990年高世揚在大柴旦鹽灘

          在參加 “柴達木盆地鹽湖勘探和開發利用” 中蘇合作項目的過程中,高世揚確認察爾汗鹽湖富含鉀鎂鹽,鹵水經日曬蒸發可析出光鹵石與水氯鎂石,大柴旦鹽湖富含鉀鎂硼酸鹽,是世界罕見的新類型硼酸鹽鹽湖,具有科學研究意義和開發利用價值,并向柳大綱提出重點研究大柴旦鹽湖,柳大綱當即表示同意。從此,高世揚在柳大綱的親自指導下,高起點地開始了他為之奮斗一生的鹽湖化學研究。

          從雙腳踏上鹽湖的那一天起,高世揚就開始執著地從事鹽湖化學研究。他一生幾十次走進柴達木盆地、新疆、西藏等地的鹽湖進行調查觀察,足跡幾乎遍及國內外所有主要的鹽湖區,搜集整理了無數珍貴資料,為填補我國鹽湖科研工作的空白,開發利用硼、鋰為主的鹽湖資源做出了巨大貢獻。

          1958年9月,高世揚考察隊同大柴旦地質隊一起進入西藏,在世界屋脊進行考察,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這里人煙稀少,地勢險峻,空氣稀薄,紫外線強,走一趟脫一層皮,考察中每到一處,大家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拾牛糞生火、搭帳篷,有時離開大本營當天趕不回來,夜間就要找個擋風的山溝當“團長”(團縮在一起取暖),天天吃的是煮不熟的米飯和蒸不透的饅頭,偶爾吃一頓干菜和粉條,就已經是最好的佳肴了。

          多年以后,高世揚給他的學生說起這段經歷時,就會笑著問學生:“你們吃過‘冰鎮’饅頭沒有?經過天然冰凍的饅頭像石頭,吃的時候,要先用嘴送一點暖氣,化開一點,吃一點,味道可香了!

          1958年11月下旬,考察隊離開班戈湖返回柴達木時,要越過海拔5300米高的唐古拉山,到大柴旦時,高世揚的風濕性神經關節炎發作了,幾乎全身癱瘓,不能坐也不能睡,只好趴在汽車上,經過幾天幾夜的長途跋涉和顛簸,高世揚硬撐著疼痛,經西寧由專人護送回北京治療。病愈出院時醫生曾告誡他:“你的病容易引起風濕性心臟病,千萬要注意,今后不宜在高原工作了!卑蠢碚f,“ 頑疾纏身”“不適宜在高原工作”,高世揚完全有理由留在更適合他生活的地方,可是他卻仍然義無反顧地返回大柴旦,繼續他的鹽湖科研工作。

          哥哥高世龍還記得那些年弟弟簡樸真誠的形象。大約在1960年前后,高世揚回家探親,身上穿了一件勞動布工作服,肩挎一個黃布包,油黑的皮膚,精瘦的身軀,根本不像一個在北京研究所工作多年的知識分子,倒像是一個從礦山歸來的礦工。他帶回家里的不是金錢或禮品,而是幾包白鹽,幾顆鹽的結晶狀……就是在那樣惡劣的環境里,在那物資嚴重缺乏的日子里,高世揚依然意志堅定、認真踏實地去探尋鹽湖的奧秘。

        1965年高世揚在大柴旦鹽湖邊觀察

        1965年高世揚在大柴旦鹽湖邊觀察

          鹽湖需要我,我需要鹽湖

          1965年,中國科學院北京化學所和化工部鹽湖化工研究所合并,正式在青海省西寧市成立了中國科學院鹽湖研究所(即現在的中國科學院青海鹽湖研究所),這也是迄今為止我國唯一專門從事鹽湖研究的科研機構,高世揚沒有向領導提出任何要求,而是心甘情愿地投身到了熱愛的鹽湖事業,在高原扎下根來。

          從此,高世揚和老一代的鹽湖科學家一起,投身于柴達木盆地的鹽湖科研工作,并在硼酸鹽溶液化學、成鹽元素化學和無機晶須材料三個方面取得突破性的進展。特別是高世揚通過對青藏高原、新疆、內蒙等許多鹽湖進行多年的調查研究,對美國、智利、澳大利亞和前蘇聯等國家進行鹽湖考察和對比,總結多年來科技人員開發利用鹽湖的成就,提出了成鹽元素命題,把鹽湖化學研究從化學角度定位于資源無機化學領域,開創了我國成鹽元素化學研究新領域。

          高世揚的妻子夏樹屏回憶說,高世揚對鹽湖的感情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鹽湖需要我,我需要鹽湖”。在高世揚看來,鹽湖就是他的生命。凡是有鹽湖的地方,他都會認真刻苦地去調查鹽湖資源,腳踏實地去探索鹽湖寶藏,無論是荒漠冰川,還是湖泊沼澤,或者高山峻嶺,都留下了他跋涉的足跡,也留下了他的凄苦和歡樂。

          夏樹屏說,他們兩人因“鹽”結緣,大家都知道鈉元素和氯元素結合在一起成為食鹽,它的味道是咸的;硼元素和氧元素結合在一起,成為硼酸鹽,它的味道是酸的;鋰元素和氯元素結合在一起,成為鋰鹽,它的味道是澀的;可是對于她和高世揚來說,提起“鹽”,心里卻都是甜的,即便是在高世揚寫給她的書信里,也離不開鹽湖:“我希望你能成為我的終生伴侶,我們志同道合,我們結合吧,這樣對祖國的鹽湖事業有利!

          1983年,高世揚被評為“少數民族地區先進科技工作者”,受到當時國家領導人的接見,《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都刊登了他的先進事跡和大幅工作照片,《光明日報》還發表了題為《人生最重要的是精神》的社論,高度贊揚了高世揚把個人和事業融為一體的感情和精神。

        1989年江澤民視察青海合影(右二為高世揚)

        1989年江澤民視察青海合影(右二為高世揚)

          他的主要研究成果“大柴旦鹽湖調查,鹽鹵硼酸鹽化學及綜合利用基礎研究”,獲1989年度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一等獎,1995年度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等重大獎項。1990年高世揚被評為青海省優秀專家,1991年榮獲政府特殊津貼,1994年獲竺可楨野外科學工作獎,1997年,高先生被評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教則流芳傳世人

          源于對鹽湖的共同癡迷,源于對科學的執著追求,柳大綱和高世揚在長期的合作探索中,形成了亦師亦友的深厚感情。柳大綱作為高世揚的老師,不僅僅是指導他在鹽湖研究中有所建樹,在危機時刻更是施以援手,努力保護“科學人才”。在特定歷史時期,高世揚因“出身不好”,在“反右”和“四清”運動中成為被重點關注的對象,而柳大綱總是在關鍵時刻巧施妙計,以野外工作需要為名,派他去柴達木搞鹽湖科研,幫助高世揚化險為夷,使高世揚在整個階級斗爭為綱的歲月里躲過了多次劫難,還能享受讀書、學習、科研的快樂。

          得益于恩師言傳身教,高世揚日后也非常注重對人才的培養和關愛。他先后培養了四十余名碩士和十多名博士、博士后及高訪學者,可謂桃李滿天下,其中很多人現在已經成為青年一代鹽湖學科的學術骨干,F任陜西師范大學環境科學系主任的李小平副教授,是高世揚院士2000級的碩士研究生。他在紀念高院士的文章中寫到:“老師淵博的學識、崇高的人品、嚴謹的科學態度、執著追求與奉獻的科學熱情、樸素而積極的生活作風深深地影響著我。在實驗室里,老師總是手把手地教我測定硼酸鹽的化學滴定方法,仔細檢查實驗數據和實驗室的衛生。即使身患重病躺在醫院病床上,還問我碩士論文的進展情況,他一點一滴的關懷和照顧猶如慈父。認認真真工作、老老實實做人是老師對我們學生的殷切希望和教誨,時刻影響和指導著我的工作。我也將這句樸實而又富有哲理的話繼續傳承并告訴給我的學生!

          高世揚的一位學生在緬懷老師時寫到:“參天之樹,未知其高幾許,伏地而臥,喟嘆其長,吾師也!

        高世揚(左二)和學生野外取樣

        高世揚(左二)和學生野外取樣

          高世揚不但是勤奮嚴謹、善于廣泛交流學習他人的優點,汲取科研新營養的學者,同時還是一位科技教育家,與國內學術界有廣泛的交流和合作。他曾任中國科學院青海鹽湖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化學會熱力學與鹽分析專業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化學會無機化學專業委員會委員,而且是吉林大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無機合成與制備化學開放實驗室”學術委員會委員,地質科學院鹽湖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西北大學“無機物理化學”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委員,他還建立了陜西師范大學應用化學研究所,兼任陜西師范大學應用化學研究所所長,任《鹽湖研究》主編,《無機化學學報》《應用化學》編委。

          2002年8月2日,高世揚因病逝世,享年71歲。

          斯人已逝,高世揚先生奮斗一生、不畏艱苦的精神,卻像那碧水下的鹽花,經歷了歲月的沉淀,經受了困難與挫折的洗禮,成為了新一代鹽湖人勇于探尋、敢于開拓的力量源泉。

          有人說你是鹽的戈壁,哪知道,你是情的真神,就讓我們做一頭高原的牦牛,馱著希望與責任,無畏高寒冰凍、困難險阻,走進那鹽的戈壁,探尋那情的真神。

        高世揚院士:“鹽湖需要我,我需要鹽湖”

        來源:網絡整理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