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99kln"><em id="99kln"><span id="99kln"></span></em></form>
<th id="99kln"><listing id="99kln"><address id="99kln"></address></listing></th>
      1. 上傳 客戶端 網校通
        熱門欄目推薦: 高考 地理 中考書架 中考大綱
        主頁 > 高考 > 備戰高考 > 高考那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高考那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點擊數: 次   錄入時間:2018-09-14 20:23   編輯:湖南冰云制冷工程有限公司

        (原標題:高考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編者按:一年一度的高考剛剛落幕。盤點當下的中國建筑界,不能不提及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等一批卓有成就的建筑師,他們當時面臨的高考又是怎樣的?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特刊發“同濟尚谷教育”授權的一篇特稿。

        開篇
         

        劉家琨:“上大學之前,我從未聽過 建筑學 !

        1977年,全國恢復高考。和大批返城的知青一樣,劉家琨也準備考大學。但至今他仍覺得自己當初入行建筑設計界仍是陰差陽錯。上大學之前,他甚至從未聽說過“建筑學”。作為一個只想跳出農村找個工作的知識青年,他填志愿時連“倉庫保管”和“皮革處理”都填了。

        其實他是更喜歡畫畫的,但心虛的他沒報考名額少的美術學院,反而避重就輕地在各個醫學院后面報了個“聽說”與畫畫有關的建筑學院。

        高考那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劉家琨

        “年輕的張永和學不了理工科,于是報考了建筑學!

        此時的張永和似乎要少了一些懵懂。他的父親就是“設計了半個北京城”的張開濟老師,是設計了革命歷史博物館、天安門觀禮臺、釣魚臺國賓館的建筑大師。因此,張永和從小耳濡目染。

        年的他想學油畫的,無奈畫得太差。六歲時老爸找了一個藝術家看他的畫,藝術家卻說:這孩子怎么畫得這么匠氣?!從此他的畫家夢便被判了死刑。

        年輕的張永和數理化也不好學不了理工科,于是在父親的建議下便報考了父親的母校南京工學院(現東南大學)建筑系。

        高考那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張永和

        那時候……“王澍也只是個沉默寡言的中學生”,“柳亦春也只是個文科較好的小學生!

        次年2月,崔愷作為77級學生入學天津大學建筑系。經歷“文革”10年建筑學教育的中斷,所以老師們對恢復高考后第一屆學生傾注了格外的熱情,不僅教崔愷設計的原理和技巧,也在言傳身教中告訴做事和做人的道理。

        1978年的周愷,還在念高一。王澍也只是個沉默寡言的中學生。年僅8歲的李興鋼卻因為家里沒條件,與繪畫無緣。8歲的梁井宇在父母的影響下關注一些如《建筑學報》、《建筑師》的雜志;而此時,8歲的青島男孩柳亦春在南京鄉下、一個叫周家店的地方,也只是個語文較好的小學生。柳亦春回憶到:“而且小學沒有歷史課,但是我高二時在歷史老師的指導下,創辦了一本自印雜志,叫《聽潮》,出了兩期……”

        高考那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貝聿銘(左)和柳亦春(右)


        高中班主任:“王澍選了建筑學?!他一定是瘋了!”

        1981年夏天。18歲的王澍考進南京工學院(東南大學)建筑系。而當初之所以學建筑,對他來說也是偶然和幸運。

        雖然王澍在中學時代就特別勤奮刻苦,成績永遠年級第一,但高考時卻并未考好。也許是高考的失利成了意外的轉折,又或者骨子里的叛逆開始蘇醒,在填寫志愿時他并沒有做一個完全聽話順從的“好學生”。

        老師們一致認為他該去北大念個中文系,而從小學畫的王澍只想進美術學院。無奈家人覺得學藝術不容易生存,要求他選擇了工科。年輕的王澍當時只提了一個要求:選個會畫畫的工科。家里人去打聽后,告訴他有一個專業叫建筑學。

        那個年代,建筑學幾乎沒多少人知道。高中班主任得知王澍選了建筑學,都覺得他瘋了,老師們都不知道建筑學是什么,以為是砌磚瓦、蓋房子。

        高考那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王澍


        “周愷四個月備戰高考,成功錄取天津大學建筑系!

        同年,周愷也迎來了他人生中的一個奇跡。當時天津高考滿分570分,他考了490多。但這分數卻來得不太容易。

        高一時的周愷成績也相當不錯,各種考試從未出過全班前三。而1979年高二開學,卻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他被檢查出患了肺結核,這意味著他將不能再繼續讀書。念了一年的高中就被迫輟學回家。而養病的日子卻總是很難熬,每兩三個月才能回一次家,待一天就得回去,不能在家過夜,仿佛監獄里的犯人。

        他一下子從廢寢忘食的學習狀態進入到了無所事事的痛苦中。1980年9月,原來的同班同學考完大學來看他,分享他們上大學的喜悅,這對于病重的周愷來說自然是不好受。

        幸運的是,一位姓秦的好醫生說也許有一種方法可以令其脫離肺結核去考大學,那就是開胸手術……就好像突然來了一線光明。當時的醫療條件有限,手術很難,但幸運的是,老天爺再一次憐惜他,手術很成功。

        出院回家,過完春節他才慢慢地恢復過來了。而這時距1981年的高考大約還有四個多月,為此他面臨兩種選擇,一是復讀一年,二是四個月后直接參加高考,而他卻選擇了后者。

        好在當時新華中學的校長給了他特殊的照顧,可以挑我沒聽過的課插班聽,其余的課自己靈活安排。周愷鄭重其事地做了一個計劃,列出表格,什么時候學什么都安排得很緊湊。當時周圍不少人都勸他慎重考慮,大概他們心里想的是反正也考不上何必再受打擊呢?可他卻不信邪硬要考,天天苦讀。從小喜愛繪畫的他終于在1981年9月1日,成功被天津大學建筑系錄取。

        高考那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周愷


        校長說:“你們不要迷信你們的老師;你們的老師可能前一天根本沒備課!

        王澍也許是受了這樣的指點,公開向老師宣布:“沒人可以教我了!

        1982年。早在南京工學院求學的第一年,王澍作為建筑系的學生代表,去聽校長訓話。當時的校長是錢鐘書的堂弟錢鐘韓。

        錢校長在訓話時,說:“你們不要迷信你們的老師;你們的老師可能前一天根本沒備課,你要認真準備的話,用三個問題一定會問到他臺上下不來的!卞X校長認為,好學生就應具備這樣的心態,而不是那種聽話、只拿高分的學生。也許是受了這樣的指點,王澍在大二就公開向老師宣布:“沒人可以教我了!比缓蟊氵M入了自學狀態。

        “上了大學的劉家琨,很快就對建筑失去了興趣!

        而此時,上大學之后的劉家琨才發現建筑離畫畫實在太遠。很快就對建筑失去了興趣,轉而開始文學創作。大學四年,劉家琨從一年級就開始玩,到了畢業。

        大學四年,劉家琨被“不怎么管”的老師放牧到自由的原野里,從一年級就開始玩,到了畢業時,收獲除大三時期創作的《游魂》、《白日夢》兩個短篇外,其他一頭霧水。

        此時的張永和自費赴美留學,先后在美國保爾州立大學和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建筑系分別獲得環境設計理學士和建筑碩士學位。中學生李興鋼,聽老師提過梁梁思成先生,也聽朋友說天津大學建筑學不錯,對建筑心生向往。

        高考那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李興鋼

        “命運改變的聲音還是那么清脆:滴答,滴答...”

        十年后,時間來到1992年。這一年的大事是鄧小平年初南巡。10月,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確認。隨后,改革開放進入了新的階段。

         此時的周愷在珠三角一帶發展,對當時國內開放較早的城市如深圳、珠海及海南等地有了不少的接觸和了解,為日后創辦華匯公司積累了不少經驗。

        而1993年,思鄉心切并且太想蓋房子,張永和偕愛妻兼戰友魯力佳回到北京,創立了非常建筑工作室。

        同年,劉家琨受同學湯樺的邀請去上?戳藴珮宓恼褂[,本來之前劉家琨對建筑這個行業提不起興趣,在看了展覽后,他重拾了對建筑的興趣。

        此時的柳亦春在廣州與史磊、陳彤等人成立DESHAUS工作室。

        事實上,如今很多建筑大師的故事,都在80、90年代一輪輪的高考里埋下了伏筆。那個年代嚴苛高考制度選拔出的“天之驕子”,創造了中國建筑界波瀾壯闊的近現代史。

        而這個名單還有很長——

        1980年,莊惟敏考入清華大學建筑系;

        1980年,王昀考入北京建筑工程學院建筑系;

        1989年,董功考入清華建筑系;

        ……

        不難發現,如今或曾經站在建筑設計舞臺中心的這些人,背景出奇類似:以名校理工科學霸居多。高考這個轉折點,似乎把他們帶進了不一樣的人生漩渦。

        今年的高考又如期而至;蛟S,無數個崔愷、劉家琨、王澍、周愷、李興鋼、柳亦春,此刻就坐在考場里搏殺,十幾年后,他們將再次革新我們的生活。

        故事的主角們已經換過了無數批,但命運改變的聲音還是那么清脆:滴答,滴答。祝福他們。

        本文由《同濟尚谷設計教育(sg-116)》授權轉載

        (原標題:高考那年的劉家琨、張永和、王澍、周愷、崔愷和李興鋼們)

        netease

        來源:網絡整理

        站內推廣

        葡京在线